加拿大之美(6)-動物的樂園|加拿大|大紀元旅遊網
简体 | 正体
2021-10-21 | 星期四

加拿大之美(6)-動物的樂園

red-squirrell.jpg

在加拿大不僅看到許多國家的國花,還看到許許多多的動物,這些動物和人和睦相處。在中國人的心中,冬天大雁南飛是自然規律,而對於加拿大這個寒冷的北方國家,這個規律就不靈了,這裡的大雁冬天不南飛,這個奇怪的現象我想只能用風水好來解釋。

在加拿大的城市裡,天上飛著各式各樣的鳥,樹上有跳來跳去的松樹,地上跑著小兔子,在城外開車時,有時還會看到穿過馬路的麋鹿。每個剛從中國大陸來的人看到這個現象都驚奇,我女兒有幾張與動物拍的照,國內的親友看了還以為是在動物園拍的呢。

 

這裡河水很清,在每年的9、10月份,在許多河流可以看到來自大西洋的不畏艱險、逆流洄游到出生地產卵的三文魚。遇到落差比較高的河床,它們會不顧一切地一次一次地跳躍,直到跳到高處。而體力達不到的魚只有耗盡體力死去,所以能夠到達產卵地的很少。為了保護它洄游的自然環境,政府不允許攔河建壩和修水庫,而且在洄游期還禁止釣三文魚。(李文笛/大紀元)
這裡河水很清,在每年的9、10月份,在許多河流可以看到來自大西洋的不畏艱險、逆流洄游到出生地產卵的三文魚。遇到落差比較高的河床,它們會不顧一切地一次一次地跳躍,直到跳到高處。而體力達不到的魚只有耗盡體力死去,所以能夠到達產卵地的很少。為了保護它洄游的自然環境,政府不允許攔河建壩和修水庫,而且在洄游期還禁止釣三文魚。(李文笛/大紀元)

 

站在河中的不知名的長腿鳥。(李文笛/大紀元)
站在河中的不知名的長腿鳥。(李文笛/大紀元)

 

加拿大野鴨很多,雌鴨是灰色,雄鴨比較漂亮,它的脖子和頭頂是綠色的,它們一般是成雙活動。(李文笛/大紀元)
加拿大野鴨很多,雌鴨是灰色,雄鴨比較漂亮,它的脖子和頭頂是綠色的,它們一般是成雙活動。(李文笛/大紀元)

 

自由地穿行於花叢中的小兔子。(李文笛/大紀元)
自由地穿行於花叢中的小兔子。(李文笛/大紀元)

 

當草地被冰雪覆蓋後,我發現了小兔子生存的艱難。這雪堆上的兔子屎和掉在地上的咬斷的樹枝,說明了牠的食物來源。不過這並沒影響我家梨樹的生長。當年還長了不少梨。(李文笛/大紀元)
當草地被冰雪覆蓋後,我發現了小兔子生存的艱難。這雪堆上的兔子屎和掉在地上的咬斷的樹枝,說明了牠的食物來源。不過這並沒影響我家梨樹的生長。當年還長了不少梨。(李文笛/大紀元)


這兒松鼠最多,有黑的、灰的,還有一種像老鼠的黃色小松鼠,背上有土黃色的花紋,尾巴翹著很可愛。我曾想過這些城市裡的松鼠靠甚麼生存?後來我明白了,牠們靠吃樹上的果子。

有一年我在花廠打工,休息時撿了些落核桃,回家後洗去表皮曬在陽台上。一天我發現有松鼠出沒,給大家說:「看來松鼠迷路了,跑到樓上來了。」等我收核桃時,發現光剩了殼,才恍然大悟為何「松鼠迷路了」。不過還要感謝松鼠,牠讓我知道,我撿的全是殼很厚的野核桃。至此,我真佩服松鼠的牙!這麼硬的野核桃殼都能咬破,還有甚麼牠不能吃的呢!

  

 小松鼠有堅硬的牙齒,也有靈巧的前爪,可以輕易的咬破核桃殼。

 

在花廠打工時我曾看到過不少烏龜爬到岸上下蛋,烏龜爬的很慢,要抓牠很容易,但是沒有人抓,所以牠們大大方方的在河溝的馬路邊挖坑下蛋,生兒育女。有的烏龜還很大,大的足有臉盆那麼大。

加拿大境內有著名的五大湖,所以水鳥很多,在湖邊會看到許多大雁、黑白天鵝、野鴨、海鷗等,牠們不怕人。各色叫不出名的小鳥更多,馬路邊的樹上有不少鳥窩。不少人家院子裡的樹上還有為鳥準備的木製鳥窩,許多雜貨店還有鳥食賣。

 

倒立在樹枝上的小黃雀。(李文笛/大紀元)
倒立在樹枝上的小黃雀。(李文笛/大紀元)

 

在停車場邊旁若無人踱步的水鳥。(李文笛/大紀元)
在停車場邊旁若無人踱步的水鳥。(李文笛/大紀元)


奇怪的是在這裡冬天也能看到大雁,而且還很多,成群的大雁不時的咕咕叫著排著人字隊從頭頂飛過。我注意到,牠們在同一时间基本就都往同一方向飛,不會有的朝東,有的朝西。我想牠們肯定在不同的时间在不同的地方群居,果然上週日我看到在著名的科瑞德維沃(Creditview)河的兩邊密密麻麻的趴著許多大雁,这肯定是它们群居的地方之一。

 

11月9日冬天已經來臨,大雁依然安詳的在橄欖球場覓食。(李文笛/大紀元)
大雁安詳的在橄欖球場覓食。(李文笛/大紀元)

 

1月18日已是隆冬時節,大雁依然安詳地在橄欖球場歇息。(李文笛/大紀元)
去年隆冬時節,大雁依然安詳地在橄欖球場歇息。(李文笛/大紀元)


一直以來我想知道,在冰天雪地的冬天裡大雁吃甚麼。在2002年的冬天我曾與外孫女拿著胡蘿蔔、菜葉等去餵大雁。我小心翼翼地靠近,生怕嚇跑牠們,還好,牠們安靜的站在原地。當我靠近牠們時,感到比遠距離看到的大多了,肥大的身體,高昂的頭,很像大鵝,還頗有幾分紳士的風度。但是牠們並不理會我的食物,所以至今還是謎。

 

2月8日傍晚,成群的大雁以它特有的人字隊形,壯觀的飛過屋頂。(李文笛/大紀元)
去年冬季成群的大雁從屋頂上飛過,在冰天雪地裡形成一幅壯觀的景象。(李文笛/大紀元)


我老伴常常給家人講他和大雁的故事:當年他孤身一人在加拿大時,有一次他去湖邊散步,一隻大雁不知為啥,癡迷的跟著他,甩也甩不掉。天黑下來了,老伴正在著急時一位女士出現了,他驚喜的請女士幫忙,那女士痛快地答應了。她讓老伴放心,她可以把大雁送到動物保護協會去。這個故事或許能解釋為何加拿大冬天這麼冷而大雁還留在這兒。這兒的人寬容善良,人和天、地、萬物是和睦相處的關係,大雁當然也喜歡留在這裡啦

廣告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