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nch River 法兰芝河渔舟乐|旅遊故事|大纪元旅游网
简体 | 正体
2021-11-27 | 星期六

French River 法兰芝河渔舟乐

Northern Ontario 北安省垂钓之旅

Two-got-fish.jpg

文/李舒言 图/萧楠

法兰芝河——法裔居民的母亲河

这次旅行的目的地是位于北安省境内的法兰芝河(French River),直接翻译为法国河,是加拿大安省中部的一条主要河流。法兰芝河从尼皮辛湖向西流向乔治亚湾,全长110公里,是北安大略和南安大略之间的分界线,于1986年被指定为「加拿大的遗産河」。

17世纪,法国探险家及传教士们首先把法兰芝河作为主要的独木舟路线,进行早期的皮草贸易。其后裔在河两岸定居和繁衍,以捕鱼和伐木为业。法兰芝河资源「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被当地法裔居民尊称为「母亲河」,其地位等同于安省另一条「母亲河」——安省西南部的格兰河(Grand River)。

法兰芝流域是典型的「加拿大地盾」架构,布满了众多露出地面的崎道和粉色冰川岩石,上部覆盖着茂密的森林树木。法兰芝的河口有无数岛屿和众多河道,有狭小封闭的陡壁峡谷、瀑布、急流,而水域开阔区域,则孕育出品种众多的野生鱼类。如今,法兰芝河流域被定为夏季旅游度假胜地,每年五月至十月,许多前来度假的家庭便在此地划独木舟和皮划艇,露营探险及远足摄影。其钓鱼体验项目(Experience Fishing Program)更是深受游客欢迎,也是我们此行的目地。

洛克芬小岛木屋——五指山远足、垂钓及日落派对

早上从多伦多出发三个半小时便到达法兰芝河岸的一个渡口,就着和风细雨远望,诺大的河流静寂无人,三三两两的小船停靠在木桩码头,河水拍打岸边,有种「野渡无人舟自横」的感觉。一会儿,远处驶来一条浮筒游艇渡船,这就是洛克芬小岛木屋前来迎接我们的船只。

从渡船码头驾驶20分钟,到达洛克芬小岛木屋(Lochaven Wilderness Lodge),主人苏热情地过来迎接我们,跟随在主人后面的宠物,竟然是一只油亮油亮的宠物小肥猪,嗷嗷的嚷着要吃的,把我们逗坏了。苏来自于巴巴多斯,难怪她的谈吐和举止都洋溢着典型的加勒比海风情。因为热爱加拿大和安省北部淳朴的民风,她与丈夫一起经营起了洛克芬小岛木屋。每年夏季过后的十月底,木屋关闭时,她们便与前往加勒比海过冬,第二年开春回来,打点一番后再开放木屋。

在小岛餐厅用过午饭后,苏派船只载着我们前往五指山(Five Fingers)。咋听这名字我就想,不知这个西方的五指山,和我们东方经典神话《西游记》中佛祖用来镇孙悟空的五指山有什么近似和迥异的地方呢?但是眼前这座五指山,是一座水中升起的小山脉,也是一个小岛,有封闭的陡壁、峡谷和瀑布,景色优美。

船只在一处小激流(Little Rapids)旁停靠上岸,我们沿着陡峭的岩壁攀爬、远足进入深山。山中布满了北安省典型的植被针叶林。早晨来时的淅沥小雨已经停了,阳光从林间照射进来,明亮通透。不知不觉我们来到大激流(Rainy Rapids),坐在岩石上,看到另一批游客从岩石上纷纷跳进激流,漂流而下。此时正好山风习来、松涛阵阵,恍然有种世外桃源的怡然自得之乐。

在回程的船上,我们几个拿出鱼竿各站船的一角垂钓,一会儿鱼儿就纷纷上钩,虽然不是什么大家伙,但也让我们乐不思蜀了。回到木屋,远远近近有几条船都驶了过来,每只船上都有当天的渔获。原来洛克芬木屋有个传统,每週一,附近的游艇都把当天渔获带来,统一清理后油炸,在木屋湖岸的岩石臺上举行日落派对(Sunset Party),炸鱼、喝酒、唱歌和戏水。来得早不如来得巧,我们正好碰上了这个好日子,还看到了苏十四岁的女儿在岩石臺跳水的表演。

黄昏,从岩石臺眺望法兰芝河,淡淡的落日徐徐而下,远处河岸丛林中,不知名的木屋燃起了篝火,炊烟裊裊自林中升起。河上的游艇带着渔获纷纷驶来,岸上已燃点着动听的乐韵,人们载歌载舞、欢欣雀跃,宛如一幅「疏烟淡日、渔舟晚唱」图跃入眼帘……

沃尔斯利木屋——驾艇垂钓、岸边烧烤、壁炉诉往事

 

在斜风细雨的早上,在小岛餐厅用过早餐后,我们登上渡船离开洛克芬木屋,回到码头,前往下一站沃尔斯利木屋(Wolseley Lodge)。沃尔斯利木屋就在码头不远的岸边,主人哈罗德把我们安顿在河边的木屋。我们住在其中一所新建的木屋里,两房一厅一厨一卫,整洁干净明亮,还散髮清新的木头香味,很适合一家四五口人居住。

当晚哈罗德亲自下厨,给我们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我们饱餐一顿后,哈罗德在壁炉旁的茶室烧了茶水,大家围着壁炉一边喝茶一边听他讲述他本人在法兰芝河的故事。早在1800年,企业家弗朗索瓦把自己居住的房子改建为两层楼、八卧室的住宅,以便当地伐木工人到此住宿,这就是沃尔斯利木屋的雏形。他儿子继承家业后,拓展成旅游和垂钓旅馆,每周举办舞会和乐队表演,成为了当地文化的象徵。

进入20世纪后随着旅游业的进一步发展,旅馆几经易手和发展。德国移民哈罗德于2004年国庆节正式接手,成为沃尔斯利的主人。目前,这里有16间木屋、主体建筑、办公室、餐厅和码头,许多木屋都保持了其原始质朴的结构和外观。其基础设施包括设备齐全的码头、沙滩、儿童游乐区、鱼类处理屋、渔船、浮桶游艇和独木舟。哈罗德对厨房和供水系统经过了现代化改造,使其更舒适、提昇效率的同时保持了原木屋的外观。哈罗德说,他对沃尔斯利木屋很自豪,因为木屋实现了他的加拿大梦想。

次日早晨,天公作美,淅沥淅沥的雨停了,我们上船出河钓鱼。哈罗德带上当地最好的钓鱼专家James与我们一同前往,一路上经过的其它船只都纷纷跟James打招呼,果然是钓鱼达人!哈罗德把船开出十几分钟远,在一个宽阔水面处停下。James教我们怎样甩杆,鱼儿很快就上钩了,小鱼都要放了。我好不容易掉了一条大鱼,James说太大,可能处于怀孕状态,需要放生。于是我们高兴地和它合影后,就把它放回到水里了。

James一边教我们钓鱼一边告诉我们法兰芝河的鱼类有很多种,经常能钓到的鱼种有:白斑狗鱼、北美狗鱼、狗鱼、鲈鱼、碧古鱼、小嘴鲈鱼、白鲈鱼、鲤鱼、黄鲈、湖鲟,黑莓鲈,运河鮎鱼和淡水石首鱼/鼓鱼等等。很快,James自己钓上来一条碧古鱼,看来我们的午餐有着落了。一船人回到岸边,哈罗德和James开始生篝火,把鱼清理干净,撒上调料和蔬菜,用锡纸包好,放到架子上烤。除了鱼,还有土豆、蔬菜、罐头蜜豆等等。我们品尝了一顿真正新鲜美味的河岸午餐(Shoreline lunch)。

图/Bear Lake Lodge

贝尔湖木屋——驾艇垂钓、家庭聚餐、篝火观星

午餐后,我们依依惜别了沃尔斯利,驱车来到行程的第三站贝尔湖木屋(Bear Lake Lodge)。有一点要说明,前面两所度假木屋位于法兰芝河中岛屿和岸边,处于野外地段,手机与网络信号比较弱,甚至出去湖面后就没有信号了。而贝尔湖木屋离开了法兰芝河主河道,距离法语小镇诺埃尔维尔(Noelville)仅5公里,所以手机与网络信号很强。

诺埃尔维尔镇歷史悠久,是法裔先民最早的聚居区,后来繁衍发展成为一个小镇。小镇建筑很有欧洲风格,居民讲法语居多,小镇名字街道指示标誌等均用法语。这里有杂货店、五金店、超市、药店、银行、啤酒馆、LCBO、加油站、餐馆和自助洗衣店。 五分钟车程即可到达18洞的Meadow Springs高尔夫球场;十分钟到达Maples Tri-Par高尔夫球场。远足步道从0.3公里到4.4公里不等,可以让游客饱览大自然风光。驱车半小时还可以观赏Sturgeon瀑布、瀑布博物馆以及远足步道;继续前行还有许多湖泊、沼泽和荒野供游客探险。

我们到达贝尔湖木屋后,稍作整顿,木屋主人的儿子史蒂夫就亲自开船来带我们游览贝尔湖黄昏美景,顺便又体验了一把垂钓。此行绝对是钓鱼者最爱,是真正可以随时随地,无处不钓的体验。相较之前法兰芝河的垂钓,这个贝尔湖稍微安静了一点。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鱼」,河流的鱼儿活泼好动,湖里的鱼儿安静清闲。不过黄昏湖景实在是太美了,弥补了我们钓不上鱼的遗憾。游湖完毕,史蒂夫邀请我们前往度假屋主的居所,为我们准备了一顿丰盛的家庭晚餐。

主人从自己种植的菜园里採摘了新鲜蔬菜,包括土豆、青豆、长豆、甜菜和拌色拉的各类配菜,色拉酱是她妹妹亲自调制的。她说自从和她先生退休后,就把他们在密西沙加的房子卖了,前往北安省买了这个临湖木屋度假村,并深深爱上了这里。贝尔湖木屋只有七个木屋,每年五月到十月客人络绎不绝,度假屋都是订满的。其中有些客人是家庭里好几代人夏天都来这里度假。去年夏天有一个华人家庭慕名而来,居住一星期,专门钓鱼。他们每天就在湖边码头垂钓,从早到晚,终于在第五天钓上来一条超大的碧古鱼,一家人欢呼雀跃,尽兴而归。

屋主本人在每年十一月木屋关闭后,就会前往佛罗里达的妹妹家过冬,让儿子一家留守在这里,做一些必要的维护,冬天过后,人们就陆陆续续开始订房,通常七个木屋很快就订满了。

图/Bear Lake Lodge

晚上我们在木屋前生起篝火,一般欣赏北安省的夜色,一边聊天。北安省的天空明净空旷,繁星闪烁、四周宁静,只有木柴烧火发出的哔哩哔哩声音,时不时从湖里会传来鱼儿跃出水面的声音。史蒂夫和妻子、女儿一起来加入我们,史蒂夫本来从事技术行业,因为父母年迈,需要人手照看木屋,于是辞去工作,与妻子、孩子一起前来贝尔湖定居,也深深喜爱上这里的风景和生活节奏。他说晚上观看星空是他的最爱,他下载了一个程序,只要把手机对着夜空,自动就显现即时星座图。这种乐趣也只有在北安省这没有受到污染的纯净天空,才能尽情体会。

山中无甲子、寒尽不知年。原来时间在这里真的是可以缓慢流淌。

广告



您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