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载传统家族温馨的雪域情怀|滑雪故事|大纪元旅游网
简体 | 正体
2019-11-15 | 星期五

承载传统家族温馨的雪域情怀

安大略私人滑雪俱乐部

IMG_2279.jpg

 对于很多新移民而言,私人滑雪场及其俱乐部彷如戴着独特光环、披着快乐却如谜般面纱的绅士与贵妇一样难以接近。在我们前往安省蓝山的路上,都能经过这么一、两家,与其肩而过时,可以看到大门上有醒目的「仅限会员」的标誌。很多人会想,这些大门背后是怎样的世界?

私人滑雪场及其俱乐部是一种以会员资格为基础的滑雪场,主要用于滑雪、滑雪板和其它冬季运动。和乡村俱乐部一样,北美的私人滑雪场通常是以入会费和年费来获得独家会员资格的。而相较起公共滑雪场,它们的数量还是比较少的。

其实,不仅在安省很少能找到私人滑雪俱乐部,在世界上其它任何地方,都几乎找不到像在加拿大尼亚加拉断崖的这一小块地方那样拥有这么多私人滑雪俱乐部。这块区域拥有众多滑雪场,如在蓝山山嵴及其附近的魔鬼峡谷和海貍谷处,就有不下5家滑雪场,而且都经营得相当红火。那么,它们为什么选择在这里,而不是在世界各处,如欧洲或北美的其它地方发展呢?

在安大略的尼亚加拉断崖上,你能找到多伦多附近最好的滑雪和滑板区,而其它地方却没有这种得天独厚的地形。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这个地区有如此多种类的雪地运动项目。但有人可能会问,这并不能解释为什么那里会有如此多私人的滑雪场和滑雪俱乐部。

 

俱乐部的起源

让时光倒流至50年前一个寒冷的週末,在当时加拿大的首要滑雪区蒙特特伦布兰特,年轻的金斯米尔夫妇以及罗伯逊夫妇在寒风中缓缓前行,在那里等待着一台二战前制造的升降机将他们拉上山顶。战后虽然没几年,滑雪却成为了一项蓬勃发展的运动。对这两对夫妇来说,不仅在这里,在世界所有地方,滑雪升降机都很长,雪山上也更拥挤,于是他们梦想着,如果拥有属于自己的小山,就可以和朋友们在既轻松又不拥挤的条件下滑雪的话,那真是太好了。于是,建立私人滑雪俱乐部的构思就这样诞生了。

就在金斯米尔和罗伯逊夫妇设定他们的梦想的那年春天,他们经过仔细研究,在蓝山山嵴的南端找到了一处合适的待售房産,然后成功说服了30个合伙人,每人投100元作为「股份」,筹集了3千加币买下那里50英亩的山坡,于19499月正式成立了名为奥斯勒悬崖的滑雪俱乐部(Osler Bluff Ski Club)

因为没有先例可循,起初该俱乐部的运作增长缓慢,俱乐部成员几乎是自力更生地在山上的灌木丛中开辟出小径、伐木建屋。他们还搭建简易拖带并设置赛场,建造了一个双向升降机以拉升两个载客厢,每次可以搭载32名滑雪者上山。他们聘请当地农场主提供帮助,但会员们自己也在俱乐部里担任非营利工作。充满热情和信心的他们,为会员组织滑雪活动和比赛的指导。最重要的是,大伙一起在山上玩得很开心,不仅有舞会和晚餐,还有很多滑雪派对。

后来,另外两家后来之秀——克雷格利斯(Craigleith)和阿尔卑斯(Alpine)滑雪俱乐部也相继在1958年和1960年成立,当然还有乔治亚峰度假村(Georgian peak Resort)滑雪俱乐部。同样经过了白手起家、兢兢业业经营的过程,他们现在都已成为了私人滑雪社区和业界的翘楚,同时也被誉为「断崖四部」(The Escarpment Four)。作为私人滑雪俱乐部佼佼者,他们各有千秋。Osler Bluff雪道较平顺、缆车快速,会费较昂贵;Craigleith给人的印象一向是年轻积极、活力有趣;Alpine规模略小但亲密,也是首个接纳犹太会员的俱乐部;曾经是的公共滑雪场的Georgian Peaks规模大且傲立断崖,有险峻陡峭、宽阔雪道和酒吧美景。

这些私人滑雪俱乐部的独特之处在于,尽管它们属于私人俱乐部,但实际上是由会员集体拥有和经营的。这让它们与在美国周边的、以房地産为基础的豪华滑雪场及其私人俱乐部截然不同,在那些地方,会员要支付如天文数字的入会费,才能购买现成的商业运营项目。相比之下,安省私人滑雪俱乐部的成员们则是通过半个多世纪的白手起家而建立起来的,而且营造了一种多代同堂的家庭经营的氛围——遵循共同的传统和建立终生的友谊,而且与活跃的社交生活联繫在一起。其实,俱乐部成员拥有的房地産价值祇是俱乐部资産的一部分,由于其运作方式,还会带来许多无形的价值。

彷如一幅冬季田园诗般的画作,或是一张滑雪的老式照片:延绵雪山中一间从窗中透着闪烁光芒的小木屋,三三两两的大人和小孩在滑雪玩耍,羊毛衫、绒线帽以及老式卡雷拉护目镜,欢声笑语在空山飘雪中显得格外清脆悠长……这就是安大略私人滑雪俱乐部的点滴写照。

俱乐部的会员制度

概况说来,俱乐部的会员有三种:老会员、新会员和会员二代。

老会员也是创始成员,年龄通常已接近八、九十岁,数量在逐减。当他们进入会所时,大多数人都会恭敬欢迎。其中许多人都是行业龙头如总裁、医生、律师等,但不都如是,许多人在早期加入时口袋空空,他们只是单纯的喜欢滑雪。

新会员其实是早在20世纪80年代就加入俱乐部的成员,但相对于创始会员,他们仍属新会员。他们没有祖辈成员折扣的快车可搭,必须是付全额加入俱乐部会员。可以是这样理解:安省的滑雪场地非常有限,基础设施如高速缆车、造雪机等价格昂贵。因此,私人俱乐部的入会费和年费(季票)逐渐升级。加上改进高速缆车、造雪机等基础设施增加费、住宿及学杂费等成本,许多四口之家的会员指望每年滑雪成本能控制在2万元以内。另外,会员中途退出或退休是不能出售会员资格的。

二代会员是创始会员们的后代,年龄从2050岁不等,有些人富裕,有些人在边缘挣扎,有些介于两者之间,但都是深爱着他们的私人俱乐部。他们在那里聚会,最好的朋友也都在那里,有些人甚至在那结婚。谈论自己的俱乐部时,他们都会变得温情脉脉,心底柔软的一角被触动。

现在,新手或是尝试阶段的成员正在踏入私人俱乐部的殿堂,他们先投入一笔合理费用看是否适合,而不必一下子砸进几万元的会员费却发现不是自己想要的。这种尝试会员队伍在渐渐壮大,一般需要尝试两个季度才能决定是否成为正式会员。

对于很多私人滑雪俱乐部的会员来说,无论新老,他们都将那里视为一片绿洲,或是人生中每年都必回一次的温馨的「家」。他们在那里聚会,最好的朋友也都在那里,有些人甚至在那结婚。谈论自己的俱乐部时,他们都会变得温情脉脉,并触动到心底最柔软的角落。

 

广告



您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