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自驾游 - 休伦湖畔三小港|編輯推薦|大纪元旅游网
简体 | 正体
2020-09-19 | 星期六

夏林自驾游 - 休伦湖畔三小港

Lake Huron的珍珠Bayfield, Goderich和Kincardine

Bayfield_Elaine.jpg

图註:依林在金卡丁沙滩欣赏湖景

上次游玩了安大略最南端伊利湖,意犹未尽。不久,好友依林又约我游安大略最西端休伦湖Lake Huron。趁着暑气未消,我们驱车两个半小时到了休伦湖,沿着湖畔21号乡村公路畅游贝芙Bayfield、古德里奇Goderich和金卡丁Kincardine,领略了沙滩小镇惊涛拍岸的震撼和休论日落的美景。

古德里奇Goderich龙捲风劫后风情

从多伦多驱车两个半小时,我们首先到达了古德里奇。据说这儿只有8千人,但市中心却很有气势。圆形的广场、围着广场的酒店、商业楼、电影院和政府机构辐射型散射出去,有一种庄严和大气。而向西南走5分钟就到了平时静悄悄週末人挤人的休伦湖滩。据说这儿工作机会很多,失业率只有2%左右,属于工作找人那种。

当地的朋友在我们到达市中心不久之后来见我们,他先带我们去了湖边码头。那儿有一艘巨大的船停泊着,但是上面没人。据说以前盐业和铁路发达时,这儿也有很多船,但现在盐已经不需要铁路和这种船运输,所以只是摆在这儿让人缅怀过去的。随后我们参观了一道曾经的铁路桥,朋友说当年拆除铁路时把所有的铁路桥都毁掉了,只剩下这个桥当地人坚决不同意拆,所有保留了下来。

朋友还说若干年前,古德里奇经歷了一场巨大龙捲风,市中心很多建筑被毁,后来按照原样重建起来,所以是古老与新建建筑混合,但是一般人看不出来。

牛铃Cowbell享受美味和牛晚餐

傍晚时分,友人带我们来到布莱斯(Blyth)村的牛铃酒庄(Cowbell)吃晚饭。我心里有点嘀咕:眼前的好餐馆有的是,为什么还要山长水远地跑到一个似乎是农庄的地方吃饭。不过车开到那儿了,倒是眼前一亮,一大片庄稼田内,是一个开阔的平地,内中树立着一栋崭新的,古色古香的木楼和高大的不銹钢酒窖,这就是新开张不到1个月的牛铃酒庄(Cowbell)了。

在吃饭前,主人派了一个助手全面向我们介绍了这个花费8年时间才建成的集酿德国小麦啤酒,餐馆,游乐,宴会厅,音乐厅于一身的牛铃酒庄。这儿全面环保,入门处的甬道是地下加热,永不结冰的,所以冬天也不需要担心踩在冰上。怪不得要“8年磨一剑”,考虑非常周到。 

我们入座后,大家看着菜谱,不知点什么好。厨房的大厨走来,向我们建议,吃日本和牛晚餐(Wagyu Dinner)吧。他说,这里的和牛最后3个月都是用他们自酿的啤酒喂养的,独一无二。我们点头。一会儿他送来了两小串烤和牛肉做开胃小吃,一排是半熟的,一排是全熟的。饥肠辘辘的我拿起一块放入嘴中,又热又嫩又滑又香,真是太美味了。原来用德国啤酒喂养的和牛是这个味道!以后他又上了和牛煎蘑菇,和牛烧意大利粉,和牛小汉堡等等。我不喝酒,但当地友人点了他们的啤酒,据他说,非常香醇。我们痛痛快快地吃了一顿美味独特的和牛晚餐。 

图:Joseph A. Gorzeman of JoeGo Photo & JoeGo Homes

贝芙Bayfield体验震撼的休伦日落美景 

吃完饭后已经晚上8点多,天已经全黑了。我们在乡村公路开车半小时到达了第三个目的地贝芙小镇Bayfield,入住到朋友为我们订的一家比加拿大还古老的小客栈Little Inn。 这是一家有维多利亚风格的酒店,门口有一颗巨大的柳树,柳丝柔媚地垂下来遮住了门口,给酒店送来一阵阴凉。酒店给我们的房间是3楼的阁楼。我们进去后,有点像进入了迷宫,弯弯曲曲地找不到楼梯上去 ,(每次进出酒店都得迷一阵子路,象捉迷藏一样)。而我们进入房间后,发现房间内还有一个阁楼,真是阁楼中的阁楼。 

第二天早上起来,忽然发现气温大降,又是乌云又是冷风的。我们本来今天是要去看落日的。这下看来是要告吹了,不免有点失望。不过我们还是冒着狂风到了Bayfield 的港湾。港湾泊着很多游艇,但都静悄悄的,浪涛滚滚砸向堤岸。忽然,一驾游艇启动了,向着风大浪大的湖面驶去。我们惊讶,这是何方勇士! 一会儿,游艇越行越远,变成了一个小黑点。还真有弄潮儿。

下午4点,突然阳光灿烂,晴空万里。于是在下午6点左右,我们与几位小青年坐着龙虾船在Bayfield的港口出海了。湖水被夕阳染成金色,小船在湖浪中颠簸着,也变成了金色。在浩瀚的烟波中,我们看着圆圆的太阳一点点地没入远方的湖水中,留下漫天彩霞,和我们对良辰美景的惊叹。

金卡丁Kincardine,休伦湖畔小苏格兰

沿着休伦湖畔21号乡村公路北上,我们到达此次行程的第三个小镇,休伦湖畔充满苏格兰风情的金卡丁Kincardine。进入小镇还没有开到湖边,就看到汹涌澎湃的湖水惊涛骇浪般拍打着,仿佛要从每一条小街涌向闹市中心。怪不得小镇被称为世界冲浪之都,每年吸引世界各地冲浪爱好者前来冲浪与参赛。

不少华人都知道金卡丁的大名,因为它有最着名的布鲁斯核电站,小镇八成的成年人都在核电站工作,薪酬丰厚福利良好,因此金卡丁比其它休伦小镇显得富裕。

小镇最早的居民,据说是1848年搬来此地的苏格兰人Allan Camerom及英格兰人William Withers,为小镇带来了浓浓的苏格兰风情。每年六月下旬到九月Labor Day的每周周六,全镇居民傍晚出来与小镇苏格兰风笛乐队游行表演,苏格兰风笛响彻大街小巷,与休伦日落美景合成小镇最独特的夏日风情。

我们泊好车前往沙滩,经过镇中心街道等待绿灯时,被一阵阵哨子声吸引,原来是一对老年夫妻驾着一辆很拉风的老爷车游街亮相,每到灯口有游客等待时就吹起响亮的哨子声吸引大家注意,大家会很合作的挥手与拍掌欢呼。我不禁慨嘆这里的民风纯朴至此。

沙滩很热闹,远近居民都来了,小孩满沙滩跑,没有人会担心他们的安全问题。看着这人头攒动的夏日小镇,应该有不少像我们这种心怀艷羡的多伦多过客吧。

上网查询休伦三港:

Goderich and Bayfield: https://www.ontarioswestcoast.ca//

Kincardine: https://visitkincardine.ca

 

广告



您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