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明斯Timmins 冒险之夏 行者无疆|旅遊區推薦|大纪元旅游网
简体 | 正体
2020-10-25 | 星期天

蒂明斯Timmins 冒险之夏 行者无疆

Rita-at-Pontoon.jpg

最初对北安省的关注,是源于一份对生命旅程的感怀——人生最好的旅行,就是在一个陌生的远方,重拾一种久违的感动。一直觉得即便身处安省温暖的南端,也应该跟随北极光的足迹到北方去旅行;暂离睁眼即见的高楼阔路、开耳即闻的都市烦嚣,找一处沉净心灵之地,邂逅一些奇人轶事、拍一组值得珍藏的照片,为平白的生活添一段起伏的色彩。

很多人都误认为北安省是片陌生荒芜之地,但前年夏天在北安省腹地阿尔戈马(Algoma)及「枫叶之城」苏珊玛丽(Sault Ste. Marie)的探奇之旅,让我从此对它情有独钟,把这两年夏秋最长的週末都安排给了它。北安省于我而言,就像一块璞玉,疏远于繁华,静守着远古的印记。有朋友曾让我用一句话来形容它,我说,它就是「散落在北方的琥珀星辰」。

黄金城的冒险旅程

安省北部有个城市叫蒂明斯(Timmins),但它的存在,不要说新移民,连安省土生土长的本地人都未必知道。可是,如果你是加拿大乡村音乐的粉丝,就一定会知道它是着名歌手Shania Twain的故乡;如果你对冶金或採矿兴趣浓厚,那一定知道这个素有「黄金城」美称的城市。20世纪初,在开发北安省铁路时,勘探队在蒂明斯附近发现了金矿,淘金潮随之而来,商人挪亚•蒂明斯将他的矿区及採矿工人聚集地命名为蒂明斯。去年夏天,我和两个闺蜜就去探访了这个城市及周边。

 

「加拿大皮划艇挑战赛与音乐节」每年都在蒂明斯举行,可想而知那里是皮划艇运动的天堂。Grassy River以及它流经的高瀑布(High Falls),是蒂明斯两个闻名的景点。Grassy River的其中一段河流尤其特别,可以说是皮划艇爱好者的必到之处,不仅是因为这段河域的起点就是高瀑布,相比起其它河域,它的引人之处更在于,穿越其中你能体验到真正的原始之美和激动人心的旅程。

我们这次旅程的首站是位于蒂明斯西南部Kenogamissi湖边的WildExodus豪华帐篷露营度假村。营地主人为我们安排的就是那段险峻的皮划艇冒险游路线。一早起来,嚮导用皮卡车接上我们3人,车后拖上所有的皮划艇(Kayak)及救生设备,驶进通往高瀑布的道路后不多会儿,就钻进了狭窄的原始森林小径。小径实际上是几经车轮压轧后闢出来的土路,两旁恣意生长的树枝不停地刮着车窗。我们就像一队深入原始森林的探险队,前方似乎充满了未知和惊喜。

深入丛林约半小时后,皮卡在一小片树木圈出的空地上停了下来。嚮导让我们下车,每人拉着自己的划艇,沿着石块突兀、枝杈横生的狭窄小道向下走。因为小道崎岖而陡峭,我们只能让划艇在前蹭着路面滑下去,人在后面拉着,笨拙艰难地挪下去。嚮导却如猴子般敏捷,拉艇像拉着条轻木板似的,噌噌几下就下去了,看得我们直瞪眼。果然是专业啊!他笑着解释,平均每2天他就要带领探险者到此一趟。

随着山路下到底,拨开树丛,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湍急的Grassy River河面和激流而下的高瀑布就在眼前。大家都急不可待地跳上自己的皮划艇,顺着瀑布的急流往下游划去。说是划,其实是顺流而漂,而且船速很快,船桨实际上是用来控制方向甚至是帮助减缓速度的。开始时我很奇怪为什么嚮导总是跟在我们后面,出发不多会儿就明白了。河面时窄时宽、时深时浅,随时都有急转弯,水底岩石密集。其实我们对皮划艇都已经非常有经验了,但每个人都好几次因为控制不了方向而被急流沖到岸边,或搁浅在石头堆里无法抽身,那时就全靠嚮导把我们「解救」出来。因为水流很急,船根本没有办法往回划,所以嚮导一定要押后。

如果不小心落水或离开了皮划艇,那就只能仰身在水上,依借救生衣和水流向下游漂去,然后找回划艇,重新上船。我就有一次弃船捡落水的相机包,亲身体验了这个过程。整个经歷千言万语只能用一个词概括——惊险!同伴们也有差点被岸边斜插出来的树枝刮下水,或被急流冲翻船的险情。大家都感觉和激流漂筏(Rafting)也没啥两样了。2个小时的船程我们花了2个半小时。所幸的是,大家最终都胜利到达目的地。虽然上岸时都感觉手酸背痛,飢肠辘辘,但都禁不住欢呼庆贺。

行千里回归自然

中午的行程是坐快艇前往一个叫Post392的小岛度假屋美餐一顿,途中也可尽享湖光美景。早上的嚮导也是快艇的船长,他边开艇边给我们介绍当地的背景以及所经之处的有趣故事。我们几个刚从早上惊险刺激的运动后回过神来,沐浴在温暖的阳光和清冽的湖风下,像午后的猫儿般慵散地靠在快艇舒适的沙发上,闺蜜们竟然打起盹来,给我偷拍了几张留作收藏。

岛上的度假屋果然与众不同,宽大的木屋掩隐在树丛中,屋内佈置古朴自然又温暖暇意,屋主不但亲切幽默,厨艺更是了得,从前菜到甜品都风味十足。如果不是要在傍晚前赶回我们在WildExodus的豪华帐篷房,明天还要一早出发赶往「极地白熊之城」,我真想在这留住一晚。在我们离岛上船时,度假屋的狗狗都跑出来给我们送行,依依不捨只能期盼下次再见咯。

回程路上,嚮导告诉我们蒂明斯也是狩猎胜地,但为了保护生态和珍惜物种,当地对狩猎方式和皮毛交易控制得非常严格。他还在WildExodus附近的荒岛上,给我们展示了当地人狩猎的工具和一些用以合法交易的皮毛。这些失去了温暖体温的皮毛虽美,但我心戚然。

回到住处,仰望帐篷外如丝绒绸缎般的夜空,竟然第一次看到如此清晰的银河与北斗七星,而且近得彷彿伸手可触。心中感慨,人生无论走得多远,都在苍穹造物主的看护之下;无论过得如何惊险刺激,最终也将回归如初。

 

----------------------------------------------------------------------

安省也有北极熊

安省小镇Cochrane素有「极地白熊之城」的称号,从WildExodus 出发不到2小时就到了,在这里我们可以参观世界上最大的人造北极熊栖息地Polar Bear Habitat。

北极熊是一种在地球上生存了几十万年的古老动物,由于近些年的全球暖化以及人为造成的环境污染,让北极熊面临着绝种的危机。Cochrane小镇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封闭式湖泊,并且可以提供一年中最多7个月的冰上环境,让北极熊在最为贴近其自然生存的生态环境中健康成长、繁衍后代。

这里的工作人员对北极熊都充满了热情,把它们当作自己的Baby来照顾。据他们介绍,馆里共有三只北极熊,名字分别叫Ganuk、Henry 和Inukshuk。我们到达北极熊馆时,那里已经聚集了好些大人和孩子。其中一个小女孩很可爱,身着雪白的翻毛外套,头戴北极熊毛帽,看来是专门为此程准备的。

透过整片的巨型落地玻璃,人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北极熊们的一举一动,它们在陆地上的行动缓慢笨拙,扭着屁股,连转身都有点吃力;但是一进水里就大变身,时而如大鱼般在水里畅游,时而敏捷灵活地嬉戏,甚至还将水里的皮球、水桶等玩具抱来推去 ,耍得不亦乐乎;嘴里还不时「咕噜咕噜」地吐出一串串长长的泡泡。它们可是游泳健将,自由泳、仰泳样样精通,偶尔一个漂亮的落水或转身,让所有大人和孩子都为之欢呼雀跃。

在与馆内水面相通的馆外,还有一处专设的开放区域,让人们,尤其是孩子们与北极熊互动。游客们可以换上游泳衣,下到与北极熊仅一透明玻璃相隔的水池里,与它们一起游泳。如此近距离接触北极熊是不是很刺激?要知道它是陆地上最大的肉食动物,表面看上去憨厚可爱,不过不要被它的外表迷惑,其实它可是非常凶险的动物,人说「虎毒不食子」,但北极熊可不一样。

告别了可爱的北极熊们已是中午时分,听说附近有家当地的餐厅很有名,就准备去大快朵颐一番。几经寻觅,终于找到了它。这家名叫The Ice Hut的餐厅从里到外都透着边陲小镇的那种古朴低调的风韵。入座后在服务员的推荐下点了本店比较有特色的沙拉、鸡翅和三明治,味道非常地道,尤其是我点的那道沙拉,酸甜爽口,让人回味良久。对于点餐我有个小贴士,就是如果看了菜单却不知道该点什么,就直接向服务员询要本店最有特色的菜,一般都不会错啦。

------------------------------------------------------------------------------

皮划艇挑战赛与音乐节

蒂明斯夏季最盛大的活动,就是一年一度的「加拿大皮划艇挑战赛与音乐节」(The Great Canadian Kayak Challenge and Festival)。音乐节持续三天,遗憾的是我们只能参加第一天的开幕式及第二天的半天赛事,然后就要启程返回多伦多,欣慰的是即使是短暂的参与,也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从Cochrane回到蒂明斯已近黄昏,入住当地Hampton Inn by Hilton,因为这是最靠近皮划艇挑战赛地点Participark公园的酒店。果然,在电梯时就碰到几个身穿水上运动服装,古铜色脸上还滴着汗的选手,他们说刚刚从酒店正对着的Grassy河练习皮划艇回来。

稍作整顿,我们就步行前往Participark公园参加开幕式。黄昏时分,走在异乡的路上,夕阳照在我们身上,在古老陌生的街道上留下长长的身影,感觉很奇妙。各式的当地小商铺、酒馆已经关了门,经常看到有原住民标饰的小房子,让人不禁遐想里面的摆设,以及主人在这样一个边城小镇的日常生活。

到达Participark公园,音乐会已经开始,看台上聚满了晚饭后拖家带口前来的当地居民,他们互相亲切地打招呼,竟然大部分的居民在以法语交谈;台上歌手在强劲的音乐节奏下热情献唱,居然唱的也是法语歌。幸好同行的闺蜜懂法语,给我们翻译了歌词内容。回到酒店后我们谘询了酒店经理,原来蒂明斯很多居民是法国后裔,他们的祖先从法国来到蒂明斯採矿,所以法语成为了当地的主要日常语言。

次日我们起了个大早,因为要赶在6点前到达Participark公园河边,参加原住民主持的日出仪式(Sun Rise Ceremony)。我们到达时篝火已经燃起,大家坐在椅子上围成一圈。主持人是一对原住民夫妇,专程从曼尼图林岛前来。原住民文化是尊重自然,并与之休戚与共,对自然届的变化有着独特而深刻的领悟力。主持人讲的一段话让我印象深刻,他说了阳光与过去相比,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小时候在甲板上晒一天的太阳,皮肤呈现的是健康的古铜色,不需要任何防晒霜;不久前在渥太华参加活得,在室外逗留了才20钟,皮肤就被晒得脱皮。然后他的妻子介绍了水流对于生命的意义。她说,现代人把河流切断了造水坝,就影响了与河流相依为命的人们的生存和文化的传承。他们会经常反思自己,并尝试重新与神对话。我发现原来原住民理念和文化,与中国古代文化有如此多的相似之处。

日出仪式结束后,天色大亮,音乐响起、集市开放、皮划艇竞赛也开始了第二天的赛事。各方游客和选手纷涌而至,公园里突然间热闹了起来。集市上我们看到了很多有民族特色的首饰和精緻的手工艺品,让人爱不释手。原住民搭起传统的巨大帐篷供游客参观,里面的摆设和陈列品充满原住民风情。公园靠近河流的地区是选手们进行比赛的地区。开始以为这种比赛都是年轻人参加,后来才发现选手年龄跨越很大,并且他们参予的意识比竞技的意识更强——无论是第一名还是最后一名,人们都为之欢呼。他们不仅为选手欢呼,还为这个夏日的时光欢呼、为加拿大传统的文化欢呼、为这片多元文化的土地欢呼。

 

 

 

广告



您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