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香数朵 温馨圣诞|度假故事|大纪元旅游网
简体 | 正体
2018-10-19 | 星期五

心香数朵 温馨圣诞

shutterstock_228613051.jpg

文/ Zoe Ackah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当您忙着装点圣诞树的时候您的邻居们在做什么呢?和中华民族一样,犹太人也有着五千多年的悠久歷史。在圣诞节前的一週左右,加拿大的犹太族人也忙着庆祝意义非凡的光明节— — 哈努卡(Hanukkah)。哈努卡的意思是向神敬献圣殿,这一节日是为了纪念公元前165年,犹太人在马加比家族的领导下,以仅有6, 000人的队伍击败了47,000人的叙利亚军队、夺回耶路撒冷。这不仅仅是战争的奇迹,也向世人昭示了在捍卫自由的过程中,以弱胜强并非是天方夜谭。

哈努卡节的重要标志是犹太教九灯烛台(Menorah)。从节日的第一天起,每晚点燃一支蜡烛。这个过程是对歷史与信仰的重温。公元前1,400年,先知摩西在上帝的旨意下制造了第一盏纯金灯台。这种古犹太移动式圣殿曾伴随以色列人的子孙在西奈沙漠中流浪,它的光焰曾照耀过第一和第二圣殿。尽管犹太人亡国后浪迹天涯,是圣殿七盏金灯台给那些无家可归、受尽磨难和被迫害的人带来光明与安慰。小时候,妈妈会在光明节为我们做土豆煎饼(Latkes)。念过祷告词后,我们点燃烛火,母亲就在烛光中给我们讲故事。妈妈是故事大王,正因为她的娓娓道来,才有了我今天的写作生涯。我最爱的故事是我的家族和民族的歷史,百听不厌。其中的两个故事是我最希望和大家分享的,一个我已经听了不知多少遍;另一个,我是在今年祖父的葬礼上才第一次听到的。

收废品的Sam

我家族的先辈早在1915年就来到北美。我的曾祖母 Jenny Cohen是拉比的女儿 (拉比即犹太教士),曾祖父Sam Schwartz也是拉比的儿子,这在我们的社区中是相当显赫的!但从欧洲来到北美后,一无所有的曾祖父却不得不从头开始,并且和其他族裔一样,要面对伴随他们一生的歧视和偏见。曾祖父一家先到了有众多犹太人定居的纽约,最终搬到了北卡罗莱纳州,这是美国南方的腹地,当地人对不同的族裔和宗教充满排斥和敌意。

Sam以收购废品为生,家人日子过得十分艰难。一天,Sam的岳父Cohen拉比把他叫到身旁,语气肯定地对他说:「我很快就要离开人世」。Cohen嘱咐女婿,一定要遵照犹太人的传统将他安葬。在犹太文化中,人故去后遗体一定要时时有人看护,并按照应有的礼仪,将死者安葬在犹太人的墓园。由于北卡罗莱纳州几乎没有犹太人,Cohen坚持要在死后魂归纽约,和先人们葬在一起。Cohen说:「如果你把我送到纽约安葬,你会为今后的兴旺发达而惊讶。」大家都以为他疯掉了,因为他当时健康得像头牛。但是,就在两天后,他在睡梦中与世长辞。家里根本没有葬礼的费用。Sam卖掉了家当又借了钱,总算凑够了到纽约的车费。遵从岳父的愿望,他一路守护着遗体、寸步不离。虽然歷尽艰难、返回家时也已身无分文,但他遵从了传统、履行了自己的承诺。

到家后的第二週,Sam意外地回收了一大批废品,回收后他才发现这些废品里满是旧铜管,而铜管在那时是相当值钱的。Sam用卖掉铜管的利润扩大了他的生意,从此,家人就彻底告别了贫困。

Sam去世后,他的葬礼上挤满了人。陌生人来到我曾祖母面前,讲述了许多令我们家人为之惊讶的故事。有的说,在他们最困难的时候,是Sam帮他们缴纳了电费和取暖费;有的说,Sam在他们身处困境时给他们提供工作和钱;有的说,Sam为他们的慈善事业捐款……虽然Sam是犹太人,他却为很多非犹太的慈善机构捐款,其中也包括基
督教堂,有些教堂的信众甚至是清一色的非洲裔美国人,这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种族分化严重的美国南部,实在非同寻常。我总喜欢听曾祖父的故事,即使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我乐于相信,继承了他忠诚、慷慨和开阔的胸怀,让们这些后人能够平安幸福地生活。

勇往死亡的前沿却与死亡错身而过

我的祖父Marshall Kline今年离世,享年89岁。我家族里的成员各个都擅长讲故事,因此追悼会也就成了家人们追忆往昔的特别庆典。这时,我那小个子的叔叔讲了一个我从来不曾听过的故事。祖父有一腔爱国情怀,二战时,只有19岁的他就志愿入伍美军。他从最基层的列兵做起,并通过努力成为了中士,负责训练年轻士兵,并在战斗中率领自己的团队。

我的曾祖母Elizabeth有一位好朋友衔至上校,邀请祖父到他那服役,因为他的战舰停靠在几乎没有战事的非洲,相对安全得多。出人意料的是,祖父拒绝了这个邀请。他不愿抛弃自己的团队,坚持要到欧洲去和他们并肩战斗。

每次我要祖母多讲讲祖父的军旅生涯,但战争太残酷,家中的祖辈都不愿谈论任何有关的话题。但不管怎样,我那矮个子、幽默而充满艺术细胞的祖父,最终从战场上安然归来。

祖父归家后,就听说那位驻扎在非洲的上校,连同他坚固的战舰,一齐被敌军潜水艇发射的水雷击中,全船将士无一幸存。每个参加葬礼的人,都被神灵因眷顾祖父的勇气和忠诚,助他躲过劫难而深受感动。

这些故事,我母亲已经给她的外孙们讲了不知道多少遍,但是每到圣诞和光明节,孩子们就和我一样,不断请求她再讲一遍。

我想,真诚、善良、坚忍这些美好的自古而来的传统是没有国界和种族之分的,我也正用心传递给我的孩子们。

广告



您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