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水繁星之间 —阿岗昆的野外露营|露營故事|大纪元旅游网
简体 | 正体
2017-07-24 | 星期一

碧水繁星之间 —阿岗昆的野外露营

阿岗昆 野外露营 camping, algonquin, Canoe

IMG_0969.jpg

在曼妙乡村音乐的伴随下,车子从400一路向北,再到Hwy 60,我们穿过Huntsville小镇古典的红砖房和熙熙攘攘的窄巷,又在绵连起伏的山路上前行。两旁如巨人之牙籤般耸入云霄的树木擦肩而过,镶点其间的是闲游觅食的牧马和野鹿。在这样一个宁静和谐的早晨,我们驶进了Algonquin Park露营区。
循着公路旁带有详尽说明的指示牌行驶,就到了Algonquin Park的独木舟註册中心。这里早已聚集了众多露营爱好者和期望乐享天伦的家庭,还有暑期来集体体验野外生活的兴奋的孩子们。
站在中心门口,眼前就是开阔的湖面,粼粼的湖水反射着浅蓝的天光,一直延伸到远处天边,融为一体。此情此景,让长久对视电脑、长途颠簸旅行的我们疲惫顿消。湖岸上整齐排列着各式各样的Canoe和Kayak,活力四射的工作人员穿梭其间,连露营的孩子们都在熟稔地准备装备。对于我们这些生手来说,这两天一夜该会有怎样的故事呢?
早已听闻Algonquin盛产「好客」的花脚大蚊子,果然还没上船,同伴Brian就已经被热情「招待」了,即使喷上了防蚊剂的他,一路也彷彿在不受控制地狂跳街舞,手舞足蹈地各种连轰带打。我不怀好意地和Jean笑言,他一定是蚊子们最爱的「极品唐僧肉」,晚上只要把他挂在树上,其他人就可以睡个安稳觉了!
我们选择的是3人露营豪华套餐,所以除了换洗衣服和个人用品外,几乎不用带任何东西,大到帐篷、睡袋、防潮垫,小到电池、打火机、防蚊剂、防水地图和餐具,营地都为我们准备齐全了,甚至连3个1公升的水壶都细心地灌满了饮用水,一个结实的大塑料桶里装满了包括冷冻牛排在内的各种食材,足够我们两天一夜的旅程。
帮我们登记和准备露营装备的阳光小哥,向我们耐心地展示了所有装备。打包完毕已到中午时分,小帅哥帮我们把Canoe扛到码头边,然后给我们讲解该如何划桨、转向以及控制船体,又熟练地帮我们把所有装备和背包按照船体的平衡依次放上Canoe。他安排Brian作为领航员坐在船尾,负责指引和控制方向;我坐在中部,Jean则在船头负责主力划桨。

 


开往城市之边-远离尘嚣


一切准备就绪后,终于上路了,我们在湖上一番笨拙的划桨之后,三人终于开始摸索出如何配合彼此的节奏了,Canoe自然也就平稳地在湖面上快速滑行。柔和的微风将平静的湖面吹出层层涟漪、两岸高耸的松树将深黛的侧影投射在岸边的水面,偶有潜鸟闲游,浅滩处更有柔嫩的水草或片片随波荡漾的睡莲在悄然开放,这种暇意让我常常忘了划桨。


划过一半的路程,最初的新鲜感过了,大家速度明显慢了下来。调皮的Jean故意左右晃动着身子,带动着小船也随着摇来晃去,此时正好有快艇快速的掠过水面,带来的层层浪涌让我们的Canoe上下颠簸不已,这下真把我们吓坏了,翻到水里可不是好玩的。


出发约一个小时后,我们进入了Joe Lake水域。两岸渐渐收紧成一条狭长的水道,水面比之前更加平静。由于湖水在此被一个小型水坝隔开,需要步行穿越这片树丛到水坝另一侧继续航行。我们随即跳下船并将行装卸到岸边。打开装满食物的大塑料桶,里面彷彿是聚宝盆一般,从三明治、水果、营养谷麦棒到坚果应有尽有;保温袋里还有冷冻牛排、鸡蛋、培根、黄油以及各类调味品!匆匆吃完三明治和巧克力饼干,我们决定把最后一块饼干奖励给Brian,因为之后他需要肩负起扛Canoe的重任。这种Canoe 是由超轻的玻璃纤维材质制成,中间有木质的座位和加固骨架,Brian虽然精壮有余但仍略显单薄,真有点担心他是否能一人扛起这条有5米长的3人Canoe。
做了几次尝试后,Brian终于将Canoe成功扛在肩头,穿过树林向另一侧湖岸走去,Jean则背起我们的背囊跟在他身后,我先留在原地看管剩下的物品。在蚊子群的狂轰滥炸中几乎等了一个世纪之久,终于又看到他们的身影,大家连扛带背地把剩下的物品搬运到Canoe上,开始了第二段行程。



寻找露营之所-野外安家


时间已经指向下午2点,阳光开始热辣辣地在头顶躁动。Joe Lake 的水面依然宽广,岸边参天的树木随处可见,有些甚至深入湖面之下。划得胳膊脱力时,我悄悄放下桨将发热的手掌浸入湖水,泌人心脾的温度让人精神一震。Brian提醒我们要特别留意树丛间橘色的营地标誌,大家都努力睁大眼睛往两岸搜索,后悔怎么没把望远镜带来。经过了将近2个多小时的划船,我们苦寻已久的标誌终于出现在临湖的树干上,终于可以靠岸了。
这个营地背靠一片坡度很大的高地,四周是高大的松木和桦木林。开始西斜的阳光穿过密实的树叶洒下点点光斑,地面上覆盖了厚厚的落叶,空地上有个石块堆起的简易火塘,里面还有没烧完的半块木柴。我开始想像那些站在高处突出岩石上的狼群正在俯视它们的领地,说不定今晚就会前来拜访哦。哎,古人「叶公好龙」,我这个「好狼的叶婆」也就胡思乱想而已,早在登记处小帅哥就拍胸脯保证过这片林区不会有狼群活动。
Brian将船牢固地系在岸边的树上,我们卸下所有的物品开始扎营。小小巡查之后我们决定将4人方锥形简易帐篷搭在几棵大树的中间,虽说简易,也耗费了我们一会功夫才研究清楚它的架构:5根支撑骨架和2根辅助竿用来撑起两边的「门」和「窗」,内层是附带防蚊网的白色拉鍊帐篷,外层是绿色的防雨布。我们用了半小时才从各种尝试中摸索出门道,要不是大家嘻嘻哈哈互相鼓励,估计晚上我们都要露天餵蚊子了。


搞定了安身之处,Brian开始着手生营火。营地为我们提供了充足的桦木噼柴,我们只需要就地寻找引火的物品将营火点燃就行,Jean和我在帐篷附近尽可能地收集了各种干枯的松针松果、桦树皮、干苔藓之类的东西堆在火塘里,Brian拿出第一大露营神器——电池驱动的小风扇——这可是个点火的绝佳神器,好几次要熄灭的火种在这简易鼓风机的作用下又顽强地燃烧起来。
我拉着Jean想顺道去看看营地的卫生间在哪里,沿着岸边小路向密林深入,光线由于树叶的遮挡已经越来越暗,我一手驱蚊剂一手胡椒喷雾在前面探路——登记处有专门和我们提过附近有黑熊出没的记录,虽然不确定一定在我们这侧的湖岸——谁让我是永远安全第一的处女座呢!
驱蚊剂似摩西分开红海的法杖般驱散暗影里密集的蚊群,终于在离岸边约20米的一块空地尽头找到了一个木头盒子,我将胡椒喷雾交给Jean,方便的同时手舞足蹈地驱赶身边的蚊子军团——随后听说即使身着特殊防蚊网的Brian也难以倖免,浑身奇痒地躲起来擦第二个露营神器——老虎油Tiger Balm。
回到营地后我将平底锅架在便携气炉上,开始做今晚的主菜:煎牛排。 营地准备的小气炉相当给力, Jean还很有远见地带了红酒,可以想像即将出炉的将是大厨级的牛排!


傍晚7点,西沉的太阳将天空染出深深浅浅的橘色,从我的「厨房」望去,整个湖面尽收眼底,附近其他的营火也伴随着冉冉炊烟相继点燃,微风轻抚面颊一扫暑热,空气中传来桦木燃烧时特有的清香。
在黄油和红酒的飘香中,配上手机里的法文曲《Je mefais des idées 》,瞬间彷彿被带到欧洲那充满阳光、野餐和薰衣草香的国度,就着简陋的刀叉餐具,我们也如享用奢华法餐般细品红酒牛排的香醇。望着夕阳下的美景,轻嘆一声:此乐何及!


追寻静夜之舞-满目繁星


太阳一点点退到地平线以下,阵阵欢笑声从湖对岸传来,我们也渐渐被低垂的暮霭笼罩,青灰的天幕边有星星开始闪耀。


晚上10点,天色已暗、气温骤减,我们围在火塘边喝完热乎乎的番茄芹菜汤,开始收拾清理餐具。地平线附近有两颗明亮的小点在闪烁,对照着手机里的露营第三大神器——「Star walk 2」寻星软件,我兴奋地指给同伴们看:左边那颗是闪烁光芒的金星、右边需用眼角的余光才能察觉的是土星……在远离尘嚣的野外最真实地接触这些遥远星球,没有了城市灯光的干扰,每颗星都在我们头顶肆意地闪烁,其中最显眼的是北斗七星,从遥远之处放射出的光芒,一如启蒙之初为无数先人和远行者指示方向,几千万年来从未改变,然而终有一天它们会无声无息消失在宇宙天幕中。虽然世界万物莫不如此,但只要曾经奋力闪烁,便会留下痕迹。


洗簌完毕已经接近午夜,为防止熊半夜飢不择食地摸上营地,我们把所有带有气味的物品包括牙膏、护肤品等都收进了食品桶,接下来需要把桶吊到远离帐篷、离地4米,距树干2米的树枝上。打包不是难事,可把桶吊上树则让人头疼。几次失败后,Brian掏出第四大露营神器——备用降落伞绳索,将餐具和食品分别吊起。当时针指向午夜2点时,我们终于可以休息了。
虽然钻进了睡袋,我一直担心是否会有熊来造访我们的营地。我知道Jean一定累坏了,她一躺下就发出了沉重的呼吸声,我虽然眼睛早已闭上,却总觉得听到熊一般的喘息声在帐篷附近盘桓,随着抵抗不住的睏意,那迷一般的声音也渐渐消失。


踏上回归之路-心存感恩


再次醒来时天色已大亮,Brian已经钻出帐篷开始升起营火,帐篷外气温还很低,镜子一般的湖面上飘散着轻薄的晨雾,我们开始洗漱和清理帐篷。收拾的同时我们还讨论了昨晚那可疑的熊喘息声,我们三人都分别认定另外两人半夜打呼噜如同熊吼,看来就算果真有熊来到营地也会被我们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吓跑了!不过Brian和Jean都被小动物在帐篷边跑来跑去的声音弄得频频醒来。


Brian坐在营火边,俨然一副大厨模样准备早饭——美味的法式吐司和培根。事实证明这样能量丰富的一顿早餐一点也不过份,因为接下来我们要照昨天的来路原途返回。再次上路时我们已经驾轻就熟,挥别仅有一夜之缘的营地,在心底默默感谢这温柔包容我们这些外来者的自然天地。野外露营,只要你拥有一颗年轻并不失好奇的心,足够多的防蚊剂和老虎油,不论身在何处都可以一往无前。

广告



您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