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n Antonio 聖安東尼奧 闻香识旅途|美國|大紀元旅遊網
简体 | 正体
2021-04-19 | 星期一

San Antonio 聖安東尼奧 闻香识旅途

DSC_6896-1.jpg

文/吉爾 圖/聖安東尼奧旅遊局Visit San Antonio

最近愛上一款香水,叫做「Whispers in the Library」。香氛經過空氣接觸到皮膚的溫熱,彷彿把我帶到了一間溫暖乾燥卻堆著微濕松木的老房子,輕輕吸一口氣,鼻腔裡便充滿了遠遠傳來的帶著辛辣的香甜。坐在這房間裡,沉下心來,翻開一本老書,透著窗外沁來的一縷陽光,看著被書頁翻起的浮塵慢慢落下,彷彿能嗅到那些翻閱過這本書的人生,指尖都能觸到紙張的細膩與粗糙。等到香味都散去了,留在嗅覺裡的,竟是絲絲回甘。「Whispers in the Library」 讓我想起了早春二月的一場旅行。熱情奔放的德州好像很難與「Whispers」 扯上關係,大家都說「Everything's bigger in Texas」或者德州是個保守而「粗狂」的地方,但我的旅行卻留給了我不一樣的味道,我的旅行是浪漫而又療愈的。聖安東尼奧在盡可能保留傳統價值和歷史的同時在竭盡所能的創新著一切。就像這款香水木質氣息之下藏不住的甘甜與辛辣。

這座城市冬天氣候非常友好,不會太濕熱,又不會有冷風,而且沒有煩人的雨水。熱情好客的德州人、讓人垂涎三尺的新美式墨西哥佳餚、有趣的歷史、濃郁的藝術氣息……聖安東尼奧的每一寸土地,都散髮的這座古城對歷史與傳統的敬畏、對創新的熱情,與積極的生活態度。

關於牛仔

如果你想瞭解聖安東尼奧的驕傲,那你的一定要去一次一年一度的牛仔競技比賽「San Antonio Stock Show & Rodeo」。自1950年開始,世界各地的牛仔們都帶著夢想與對傳統西部文化的敬畏來到這裡為榮譽而戰。競技賽項包括無鞌騎術、滾桶賽車、公牛騎術、鞌式野馬騎術、轉向摔跤、團隊扎索、綁紮扎索、極限公牛、小牛爭奪、馬展和拍賣等等。作為德州發展最快的競技秀,很多從小看到大的觀眾們對這場盛事都很有感情。賽事一般會持續2~3週,今年的賽季是2月11日至27日。說是賽季,其實這個盛事更像是一場狂歡。賽場外每天都會有嘉年華,超大份的垃圾食品、各種嘉年華遊戲、浪漫的摩天輪,整個場景和氣氛都能讓所有陰沉的情緒煙消雲散。

除了嘉年華外,每天的競技結束後都會有當紅的歌手或者樂隊帶著觀眾繼續狂歡。由於行程突變,我沒能趕上澳洲鄉村歌手Keith Urban的演出,但是第二天的墨西哥樂隊「Band Sebastianos」也帶來了很精彩的演出。雖然我一句都聽不懂,但是全場西班牙語大合唱的氣氛讓人非常有代入感。再諠囂的城市,偶爾都會有孤獨傷感,狂歡現場莫名的歸屬感是一個奇妙的感受。

關於歷史

我的歷史第一站是鞌馬勞頓後的歇腳處——Emily Morgan Hotel。除舒適的服務設施和低調奢華的細節設計外,這座建築本身就是一座歷史博物館。 Emily Morgan Hotel由著名建築師Ralph Cameron於1924年建造,最初是位於阿拉莫廣場(Alamo Plaza)上的醫學大樓。這座13層高的塔樓風格受到哥特式複興的影響,以鑄鐵件和帶有木肋的銅屋頂為特色。建築物中最有趣的建築特徵就是是排列在建築物兩旁的石像鬼,每個石像鬼怪都描繪出一種疾病相貌。這座醫學大樓在1976年被改建為現代辦公空間,不到10年後遍被改建為酒店。距離歷史文化遺產Alamo僅一道窄窄的馬路之隔,這裡無疑是開始歷史之旅最好的地方。打開窗,Alamo的全景就在眼前,手捧著咖啡,我好像感覺到了Alamo戰火硝煙的溫度。

歷史上德州曾經是墨西哥的一部分。後曾短暫的成為一個獨立國家,這也就是為是什麼德州被叫做「The Lone Star」。1836年,德克薩斯由於蓄奴問題爾從墨西哥獨立,成立德克薩斯共和國,其間發生在聖安東尼奧Alamo Mission (阿拉莫)的一戰是歷史的轉折點。關於這場戰爭的故事曾多次被拍成電影,最著名的包括1960年約翰•韋恩自導自演的《邊城英烈傳》和2004年丹尼斯•奎德主演的《圍城13天:阿拉莫戰役》,強烈建議大家去看一下,感受被藝術復原的歷史。Alamo 的主要展館在我的旅行期間剛好在進行修復和保養,很遺憾沒有參觀到,但這裡的一磚一瓦,樹榦上的紋路都帶我穿越了一般。

沿著聖安東尼奧河,追隨著始於1718年傳教之行的腳步,San Jose Catholic Church(聖何塞天主教堂)是不可錯過的一站。Mission San Jose是1930年代Works Projects Administration規模最大的傳教任務。西班牙的宣教不是僅僅是教會,而是通過敬神的心態建設周邊社區。聖方濟修士沿著San Antonio Rive建立了一系列的教會。在當時,修士們的責任就是在發展經濟的同時,教導的當地人工作技能。所謂 「授人以魚不如授人以漁」。當教會「還俗」之後,這些技能繼續提供聖安東尼奧市周遭社區所需。San Jose Catholic Church記錄的精美的工藝品,傳教士的生活方式以及為社區建立的灌溉系統,彷彿時間在這裡被凍結,一磚一瓦,一草一木都捕捉到了歷史的轉折時刻。每週日的墨西哥流浪樂隊彌撒也是多年的傳統。作為非朝拜者,我選擇尊重的站在了教堂的最後排,看著人們虔誠而真實的笑容,我不禁感慨信仰的力量。現代社會的無神論和排神已經向溫水煮青蛙一樣拉低著社會的道德底線。若人人深信三尺頭上有神靈,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那行人在行惡之前會不會三思呢?

     

關於藝術

人人都想夢想成真,藝術家Linda Pace真的做到了。Pace是一位致力於現代藝術的收藏家和慈善家。 2007年,癌症帶走了這位備受尊重的藝術家。在Pace去世前不久,一座紅寶石色的幾何城堡清晰地出現在了她的夢中。 Pace的好友,著名建築設計師Sir David Adjaya成全了Pace的「紅樓夢」——Ruby City。2019年10月13日,佔地超過1萬2千平方英尺的Ruby City正式對公共免費開放,以支持新興藝術家和增添聖安東尼奧的藝術文化韻味。

由於行程的衝突,我遺憾地錯過了「The Saga(聖安東尼奧傳奇)」。這是一個位於聖安東尼奧主廣場的24分鐘視頻藝術裝置,坐落在德克薩斯州歷史最悠久的宗教社區——聖費爾南多大教堂美麗的外牆上。由Xavier de Richemont創建的The Saga,用燈光、音樂和投影講述了聖安東尼奧的歷史。這個旅途中的小小遺憾讓我更加流連忘返。

這座城市市中心的每個角落都充滿了藝術氣息,遊覽城市河畔最好的辦法,就是聖安東尼奧著名的Riverwalk。這個享譽全球的、全長15英里城市航道是聖安東尼奧市的瑰寶,也是美國最大的城市生態系統。安靜地藏在街道下,距盛名遠揚的阿拉莫景點僅幾步之遙。沿著河流的步行道徒步探索,或跳上GO RIO進行35分鐘聖安東尼奧河濱游船之旅,都能體驗一份午後的愜意。河畔兩旁都是迷人的行人天橋和石板路,走到塞浦路斯雪松的樹冠下,你會突然忘記你身處諠囂的城市中心。河畔的舞臺在夏季都會有露天演出,不禁讓我想在盛夏再次回游。

如果一直徒步南下,你就會走進另一片天地——Pearl區。這裡最初是Pearl Brewery的所在地,如今成為一個混合用途的空間,包括零售、餐飲、風景如畫的綠色空間和公共步道、河濱露天劇場以及美國烹飪學院的第三個校園區。這裡的建築和酒店仍保留著部分Brewery的工業建築風格,但在此基礎上又充滿了現代藝術的美感。

每座城市都有自己的味道,但每一段旅程都是獨一無二的。像的櫥窗裡的香水,同一種香氛會穿出不同的味道;像女人脣間的口紅,同一個色號抿出不同的艷紅;像圖書館裡的莎士比亞,一千個人眼裡有一千個哈姆雷特——聖安東尼奧的空氣裡散髮的是什麼味道?請你輕裝上路,親自來開啟屬於你的「回憶的味道。」

有興趣的朋友雖然不能馬上前往,但是可以訪問官方網站了解詳情:https://www.visitsanantonio.com

 

廣告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