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rth Bay 北湾冬日假期 把世界重新喚醒|旅遊故事|大紀元旅遊網
简体 | 正体
2021-04-19 | 星期一

North Bay 北湾冬日假期 把世界重新喚醒

A_theme_snowshoeing-and-dog.jpg

文/安妮卡 圖/蕭楠

週末,開啟旅程

這是屬於我的傍晚八點,終於可以不用做司機、塞著耳機、盡情放空自己。從工作中逃離了出來,才忽然想起,我已經有多久沒有這樣的長途旅行了?窗外的積雪覆蓋著大地,透過叢林看到遠處星星點點的燈光,偶爾劃過的廣告牌被一個個明亮的路燈所照亮。看著漆黑的窗外,我們的旅程開始了。

三個半小時的車程,在小夥伴的相互陪伴下,大家順利到達了酒店。酒店比我想象中好很多,歡迎我們的到來的,是前臺西人小姐姐溫暖的笑容,她熱情地幫我們做了入住登記。我們拖著行李到達了二樓的房間,發現房間環境整潔,頓時忘卻了旅途的疲倦。洗漱之後,慵懶地到窗邊看了看窗外的夜景,打開電視,播的是著名加拿大脫口秀節目,困意漸濃,電視的音量反而成了我的入眠曲……

六點的鬧鐘把我叫醒,睜開模糊的雙眼,突然想起自己已身在多倫多繁華鬧市之外,它的名字叫北灣(North Bay)。

雪鞋暢遊Snowshoeing)

吃過早餐後,我們體驗到了今年冬季最極寒的天氣,同時也體驗到了古人生活的智慧——在厚重的雪地上行走的技巧和樂趣。

穿上雪鞋,人們又稱其為熊掌鞋或踏雪板,這是由原住民發明的在雪上行走的鞋履。這種鞋最早是用木料製成,現在通常由金屬或塑料製造,上部有類似溜冰鞋的卡子的結構,這樣我們穿著日常行走的鞋,再套進雪鞋裡面時,鞋子就不會隨意晃動。整個雪鞋的面積較大,可以分散開人們行走時作用於雪地的重量和壓強,從而避免我們在行進中陷入厚的積雪中。剛開始穿雪鞋行走時,會感覺有點彆扭、不太好平衡步伐,但走一會後,就適應了這種行走方式,走起來也感覺比較輕便和平衡了。

考古學家們相信,這種發明在4,000~6,000年前就已經在中亞地區被發明。由於加拿大很多地區冬季氣溫都極度寒冷,常有大量降雪。在20世紀前,北美的原住民就已經發明出了種類繁多的雪鞋。這讓我對加拿大古老先民的智慧敬佩不已。

Conservation Tower的美味體驗

終於盼到了午餐時刻,我們的廚師叫James,是個細心又好客的西人小夥子。我們到達前,他就已經提前準備好了漢堡、湯、沙拉和各種甜品。這些是當地人最常吃的美食,尤其是飯後的芝士蛋糕,那可是我的最愛。這個吃午飯的地點在Conservation Tower的頂端,整個城市盡收眼底,白茫茫的雪地一望無際。站得高望的遠,同時也不勝寒。我們可以從這裡眺望到整個滑雪場,看到不同滑雪級別的人歡鬧的玩耍,但也有很多孩子跌倒了,艱難的站起來,這讓我的心頭升起了一絲畏懼之心。突然,一隻蒼蠅在我耳邊嗡嗡作響,善良的 James抓住它後便放出門外,留了它一條小命,也成全了它想要出門閒逛的心願。

滑雪驚歷

藍天下的白雪,美的讓人窒息。滑雪其實是我整個行程最期待的環節,但之前看到有孩子跌倒在艱難地爬起來,讓我心有矛盾。我在16歲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去過滑雪場,當時沒有請教練,自然而然沒有自學成功,以為我再也學不會了,之後就放棄了對滑雪的熱衷。我們的滑雪教練Steve是一個和藹,笑容常掛在臉上的老大叔,他一開始就用通俗易懂的兩個單詞教會了我如何起步、如何刹車和轉彎,他的形容詞很有意思,滑雪板呈披薩形狀(Pizza)是刹車,呈薯條形狀(French fries)的形狀是正常滑行或加速,我頓時秒懂。兩個循環下來,我就已經可以把控滑雪板了。再練習了一會,就可以自由控制方向、速度和刹車距離。難以想象在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滑雪的9年後,我的滑雪新世界的大門竟被這個笑瞇瞇的白人大叔所開啟。他不停誇獎我是頗有潛力的滑雪學員,他說從入門開始教,學生的潛力如何,一下就能看出來。好老師可以教出好學生,讓我信心大增。

腳下的雪把雙腳托起,彷彿讓人漂浮在雪面上。看那遠處在雪山上滑行的人們,猶如飛行的感覺。在這小小的滑雪場上馳騁的時候,我感覺自己和大自然已融為一體,遠遠地逃離了諠囂的城市、工作和學習的壓力、油價、瑣事、柴米油鹽……感覺到自己穿越到了另一個世界,這個世界是潔白透明的、自由的世界,這就是為什麼人們都把滑雪叫做「白色鴉片」吧。這種感覺,好像只有你穿著滑板,感覺風從耳邊劃過的時候才能體會。

值得慶幸的是我一次的都沒有摔倒過,看來我的平衡能力很好,應該是受益於我本身就會滑冰。看來生活中要多學各種不同的技能,讓它們疊加起來並相互促進,這會使我們變成更美好的人,慢慢變成自己想要的樣子。

Gateway City 酒廠

脫下頭盔,滑雪裝備,我們再次上路了。

「Gateway City」這個有設計感的招牌,在不起眼的建築中脫穎而出,如果不是知道我們來拜訪的是一家酒廠,我可能永遠聯想不出這種時尚花哨的logo和啤酒有什麼聯繫。走進這家店酒香氣撲面而來,人們三三兩兩的坐在吧檯享受著不同味道的酒。和老闆聊了一會,得知他和幾個朋友以前都有搞音樂的背景,為了發揚這座城市的文化一起合開了這家店。讓我驚訝的是他們常常會舉辦大大小小的活動,比如音樂,party,瑜伽,甚至會無償把自己的場地借給有需求的機構。這不僅僅是一家以釀酒為生的酒吧,而且老闆們還聰明的把啤酒與人們的生活方式聯繫起來。

我四處逛了逛,冰箱裡啤酒的包裝著實吸引我的眼球。極具現代藝術感的啤酒包裝設計,除了他們的logo和聯繫方式之外,還有這座城市(North Bay)的標識。 我不禁想,很多人是以賺錢為生,而他們是為了宣傳自己的城市、文化,讓更多喜愛啤酒的人民聚集到一起,互相交換自己的生活經歷。不僅如此,我還在他們如何經營自己的獨立品牌中學到了很多東西,包括他們在Instagram、臉書和油管上做的市場推廣活動。

我們的晚餐是在當地一家地地道道的pizza店,名叫Arugula Fresh, 我們點了他家經典的披薩和甜點。這家店的特色是可以用簡單新鮮的食材,比如San Marzano tomato(一種意大利番茄)和高品質無筋麵粉作原料,就能做出讓人讚不絕口的披薩。也有把披薩半成品放到900度的烤箱裡,不到2分鐘,美味絕倫的pizza就可以出爐了。用這家店裡的美食來結束第一天的旅程,還是真讓人心滿意足。

冰釣

第二天我們早早收拾好了行李,準備去冰釣。我們一行人坐上了一隻拖拉機,牠安裝有和Honda思域一樣的2.0L發動機,之後換乘了溫暖的小房車,寒冷的天氣讓我的手腳沒有了知覺,這並無法阻擋我追求新奇探索新鮮事物的好奇心。

冰釣是加拿大人淳樸的生活方式和態度,帶上行裝,坐在小房子裡,倚靠著暖氣,一整天,遠離都市諠囂,安安靜靜的和大自然融於一體。一開始聽到大家要一起去「冰釣」,怕冷的我望而怯步,到了目的地之後發現並沒有我所想象的那麼幸苦,也沒有那麼冷,因為我們穿的厚厚的躲在眾多冰釣小房子中的其中一個, 裡面有各種漁具,有暖氣,桌子,和幾張上下鋪的床,床上有為游客而準備的撲克,關上門與外面的寒冷空氣隔絕,並感受不到寒冷。

不過也沒有你想象的那麼辛苦啦,因為冰釣時會在一個特製的小房子裡,這樣就可以達到既防風又保暖的目的啦。體驗含獨立小屋、屋內暖爐、座椅、岸上往返運輸以及捕魚設備,冰洞已預先鑽好,自己帶上魚竿和安省漁證就可以啦,也可自己帶鍋在小屋內做飯煮魚。

雪地摩托

在我正打算坐進雪地摩托車裡拍照的時候,出了一個小插曲,由於第一次見雪地摩托,也從來沒騎過,我不小心觸碰到了右手把處的油門,這時摩托車突然開始向前滑行,我和小夥伴們都驚呆了。因為前方十米處停著拉我們到冰調處的小房車,小房車的左邊有人和一些雜物,而右前方對我和雪地摩托來說需要轉一個很尖銳的銳角形,第一次接觸雪地摩托如果掌握不好有可能會失去平衡而翻車,而且經歷過了這兩天的大雪,地面上並不平整。在那驚恐的兩秒鐘裡,我的大腦高速運轉,想了幾種不同的可能性,最後選擇了一個機智的方式,我猜想右邊的把手處是油門,那麼左邊的把手應該是刹車。沒有時間想太多了,不趕快行動的話,控制不好方向會撞到別處的。我按下左手邊的刹車,雪地摩托就緩緩的停了下來。我也是鬆了一口氣,擡頭的時候看到大家也都震驚的看向我,哈哈,還好我機智。

雪地摩托在我的認知裡,真的是操作最簡單的了,既不需要像自行車那樣手腳配合掌握平衡,又不需要像開車那樣對駕駛者有那麼高的要求,又沒有像摩托車一樣的危險性。 開雪地摩托的感覺就好像是小孩子騎後輪左右帶兩個輔助軲轆的自行車那麼簡單。不過雪地摩托看起來就高大上很多了。

據說全世界有90%以上的雪地摩托車都在北美大陸,是人們在雪地和冰湖上迅速移動的利器。僅美國和加拿大專門為雪地摩托開辟的車道一共就有40萬公里,只需要兩個星期就可以駕駛著雪地摩托橫跨加拿大。這樣看來,我們在都市裡看到有人騎著雪地摩托橫穿馬路就一點也不奇怪了。一般的車道,雪地摩托限速為70km/h,但是雪地摩托的時速高達120km/h,而經過改裝的雪地摩托時速高達180km/h,如果被警察叔叔抓到超速的雪地摩托是要罰款的呢。

在駕駛著雪地摩托馳騁之後,友好的工作人員在冰湖上給我們準備了午餐,新鮮的炸魚炸和薯條。魚是工作人員打撈上來的,我不禁升起敬佩之心,本土的加拿大人不僅能適應嚴寒的天氣,而且還利用這艱苦的天氣,順應環境,用智慧去創造出舒適的生活。他們不需要有太大的壓力,無論是天氣還是生活,保持快樂自由的心態才是最重要的,難道不是麼?

享有詳情,訪問北灣旅遊局官網

廣告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