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得浮生兩日閑 麗都運河遊艇自駕|編輯推薦|大紀元旅遊網
简体 | 正体
2019-09-23 | 星期一

偷得浮生兩日閑 麗都運河遊艇自駕

__B_6174.jpg

當加拿大的夏季漸漸轉為秋季,我與先生,和另外兩對夫妻檔朋友,第一次體驗了遊艇自駕。意猶未盡,幻想著駕駛著自己的遊艇,像那些悠閒的加拿大人一樣,把整整一個夏天都漂浮在水面上。 

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走近碼頭,一排白晃晃的遊艇隨著水波上下搖曳,像是在招手致意。登船入艙,工作人員給我們做關於遊艇的簡單介紹,帶著我們在遊艇裡裡外外上上下下走了好幾圈,從駕駛艙到客艙,從如何拋錨到廚房爐灶如何打火,事無巨細。從外觀上看上去並不大的遊艇,可謂是「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廚房有全套的用具,樓上的甲板層還有一個燒烤爐。四個客艙雖然都很小,但每個客艙都有獨立衛浴。

 一切就緒,發動引擎 

船頭徐徐推開層層水紋,迎面撲來的是柔柔的惠風,心下一片寧靜。不知不覺中,好像自己不再是一個景色的觀察者,而是溶於這一份水雲之間。高飽和度的藍天、像棉絮一樣柔軟的白雲、河岸的倒影盡覽於心。不遠處正有幾隻水鳥正爭吵著打架,引得白浪陣陣,為安靜的湖面增添一抹鮮活。 

陽光正好。由於我們當下所處運河下游,每過一段就需要爬一個「階梯」。這裏用到的是初中物理課本中的連通器原理:遊艇先駛入一個閘口,然後關上後方的閘門,讓閘口內的水位慢慢升高,再開開前方的閘門,就在不知不覺中登上一個台階了。開合閘門是人工動力,但我們遇到的工作人員似乎都很享受這份工作,又是奮力轉動搖輪,又是熱絡的跟我們打招呼,像迎接老朋友那樣。

在麗都運河中行使,有時通過狹長的河道,窄到好像好像縱身一躍就能跨到河岸上,還可以清晰看到水裏靠近河堤處的浮生藻類,隨著「龐然大物」的駛近,波動著長長一揖。不禁讓我有些擔心會不會有水草卡住我們的船槳。另一方面,旁邊正在開船的先生也一臉緊張:「真的好窄!」 

穿過河道,駛入一片開闊的水面,在陽光下跳躍著閃光,像極了一群在水面上嬉戲的小精靈。先生也一下子鬆了一口氣,第一次開遊艇還是有些挑戰性的。其實一路上有一個工作人員輔助我們駕駛,到傍晚泊船時下班,第二天出航時準時出現。因為目前的加拿大運河沒有電子導航,只能依靠傳統的紙質航行地圖,航行路線也需要緊緊跟隨浮在水面的標記桶,卻反而另有一番風味。 

航行是慢慢的旅程,遊艇的最高時速是10公里每小時,但因為參照物的原因,有時也會顯得挺快的。正當這時,一輛快艇「嗖嗖」地從我們旁邊經過。細心觀察,發現遊艇在水面留下的是一條長長直直的水紋,慢慢向兩邊擴散。而對比我們的,則是滾滾的浪花一樣,雖然水聲很大,但是消散的很快。我想大概快艇的水紋偏向於層流,而我們遊艇的是湍流。安靜平緩的層流才更長久,可能也是所謂「中庸之道」吧。以前讀古文,發現古人的遊記總喜歡說到一些大道理,當年的我覺得有些不理解,甚至覺得很「牽強」。對於自然的解讀,也許沒有最科學的定義,不同的心境也會看到不同的展現吧。 

靠岸停歇,船友的故事

當我的思緒還在神遊不著邊際的哲理問題時,我們的小船已經被幾位白人老爺爺拉到了岸邊。 先生在給神遊的我拍照片,被其中一位老爺爺「訓斥」:「小子,快來先系繩子!」不知怎的,看似魯莽的一句話,卻觸動了我心底最柔軟的一根弦。這裡是加拿大啊,陌生人之間都能馬上就熱絡起來,一見如故。

突然幾聲狗叫把我嚇得躲回船艙,其實是一隻可愛狗狗——Macy對我們的熱切歡迎。它是剛才一個幫我們拉船的老爺爺養的,小小年紀已經是老爺爺船上的「大副」了。它的船長名叫John,是個非常酷的小老頭,從出航到現在,在水面上已經度過整整四個月了。他的太太是副船長,他們的Macy是最可愛的大副,到需要採購的時候他們上岸去逛超市和逛街,平時就在水面上漂遊著。不計目的地,只為享受加拿大醉人的夏天。聽他講著他們的故事,我自然想像著:在爐火旁,白髮白鬍鬚的老爺爺靠在搖椅裏,溫柔地講述著:Once upon a time(很久很久以前)……

露色漸深,晚霞漸濃。悠閒緩緩的時間卻一點都不慢。回到船裡,火鍋的熱氣把整個船艙煮的暖暖的。玻璃上附著的霧氣迷濛了窗外的夜色,不在話下。

放慢思緒,浮生半日閒 

次日一早,從岸邊木桌前的一杯咖啡開始,整個時光都柔軟下來。 

清晨的碼頭,陽光把白色的遊艇浸得金燦燦的,和著藍天白雲綠樹——這種加拿大景緻的「標配」,使得自然的風光畫卷中更添了一份旅人的閒適。最可愛的當數如鏡一般安詳的水面了,一股腦兒的將目力所及之處囊括,收錄成倒影,水中的白雲緩緩的流。

吃罷早飯,在遊艇四處閒拍。清晨微涼的風也敵不過來自心底的放鬆和快樂,笑靨飛揚在臉上,遊艇輕輕劃破湖面的寧靜。在遊艇上,我最喜歡的位置大概就是二層的「甲板」了,這是一個神奇的地方,好像時間到了這裏都放慢了腳步……怎麼慢呢?大概是一種近乎空白的世界,暫時逃離瑣事紛擾,享受當下,與自然一同呼吸。

躺在遊艇二層靠後的長椅上,陽光灑在身上,暖暖癢癢的。望著天和雲,心中有一種說不出的平靜,輕飄飄的像坐在雲端一樣。恍惚間,看到了當年小小的我初登陸加拿大的樣子:「哇!天好藍,雲好白耶!」風景如舊,如畫。我呢,但願心底還如孩童般澄澈。

快節奏的工作學習容易將生活變成灰白色,慢下來,比如逃離一會兒手機與網絡,比如捧著看一本紙質書籍,再比如躺在甲板上曬曬太陽。等到再抬頭,也許就能看到天邊的彩虹呢。

 本文圖片來源:Michael Zeng

廣告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