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載傳統家族溫馨的雪域情懷|滑雪故事|大紀元旅遊網
简体 | 正体
2019-09-23 | 星期一

承載傳統家族溫馨的雪域情懷

安大略私人滑雪俱樂部

IMG_2279.jpg

 對於很多新移民而言,私人滑雪場及其俱樂部彷如戴著獨特光環、披著快樂卻如謎般面紗的紳士與貴婦一樣難以接近。在我們前往安省藍山的路上,都能經過這麼一、兩家,與其肩而過時,可以看到大門上有醒目的「僅限會員」的標誌。很多人會想,這些大門背後是怎樣的世界?

私人滑雪場及其俱樂部是一種以會員資格為基礎的滑雪場,主要用於滑雪、滑雪板和其它冬季運動。和鄉村俱樂部一樣,北美的私人滑雪場通常是以入會費和年費來獲得獨家會員資格的。而相較起公共滑雪場,它們的數量還是比較少的。

其實,不僅在安省很少能找到私人滑雪俱樂部,在世界上其它任何地方,都幾乎找不到像在加拿大尼亞加拉斷崖的這一小塊地方那樣擁有這麼多私人滑雪俱樂部。這塊區域擁有眾多滑雪場,如在藍山山脊及其附近的魔鬼峽谷和海貍谷處,就有不下5家滑雪場,而且都經營得相當紅火。那麼,它們為什麼選擇在這裡,而不是在世界各處,如歐洲或北美的其它地方發展呢?

在安大略的尼亞加拉斷崖上,你能找到多倫多附近最好的滑雪和滑板區,而其它地方卻沒有這種得天獨厚的地形。這就解釋了為什麼這個地區有如此多種類的雪地運動項目。但有人可能會問,這並不能解釋為什麼那裡會有如此多私人的滑雪場和滑雪俱樂部。

 

俱樂部的起源

讓時光倒流至50年前一個寒冷的週末,在當時加拿大的首要滑雪區蒙特特倫布蘭特,年輕的金斯米爾夫婦以及羅伯遜夫婦在寒風中緩緩前行,在那裡等待著一台二戰前製造的升降機將他們拉上山頂。戰後雖然沒幾年,滑雪卻成為了一項蓬勃發展的運動。對這兩對夫婦來說,不僅在這裡,在世界所有地方,滑雪升降機都很長,雪山上也更擁擠,於是他們夢想著,如果擁有屬於自己的小山,就可以和朋友們在既輕鬆又不擁擠的條件下滑雪的話,那真是太好了。于是,建立私人滑雪俱樂部的構思就這樣誕生了。

就在金斯米爾和羅伯遜夫婦設定他們的夢想的那年春天,他們經過仔細研究,在藍山山脊的南端找到了一處合適的待售房産,然後成功說服了30個合夥人,每人投100元作為「股份」,籌集了3千加幣買下那裡50英畝的山坡,於19499月正式成立了名為奧斯勒懸崖的滑雪俱樂部(Osler Bluff Ski Club)

因為沒有先例可循,起初該俱樂部的運作增長緩慢,俱樂部成員幾乎是自力更生地在山上的灌木叢中開辟出小徑、伐木建屋。他們還搭建簡易拖帶並設置賽場,建造了一個雙向升降機以拉升兩個載客廂,每次可以搭載32名滑雪者上山。他們聘請當地農場主提供幫助,但會員們自己也在俱樂部裡擔任非營利工作。充滿熱情和信心的他們,為會員組織滑雪活動和比賽的指導。最重要的是,大夥一起在山上玩得很開心,不僅有舞會和晚餐,還有很多滑雪派對。

後來,另外兩家後來之秀——克雷格利斯(Craigleith)和阿爾卑斯(Alpine)滑雪俱樂部也相繼在1958年和1960年成立,當然還有喬治亞峰度假村(Georgian peak Resort)滑雪俱樂部。同樣經過了白手起家、兢兢業業經營的過程,他們現在都已成為了私人滑雪社區和業界的翹楚,同時也被譽為「斷崖四部」(The Escarpment Four)。作為私人滑雪俱樂部佼佼者,他們各有千秋。Osler Bluff雪道較平順、纜車快速,會費較昂貴;Craigleith給人的印象一向是年輕積極、活力有趣;Alpine規模略小但親密,也是首個接納猶太會員的俱樂部;曾經是的公共滑雪場的Georgian Peaks規模大且傲立斷崖,有險峻陡峭、寬闊雪道和酒吧美景。

這些私人滑雪俱樂部的獨特之處在於,盡管它們屬於私人俱樂部,但實際上是由會員集體擁有和經營的。這讓它們與在美國周邊的、以房地産為基礎的豪華滑雪場及其私人俱樂部截然不同,在那些地方,會員要支付如天文數字的入會費,才能購買現成的商業運營項目。相比之下,安省私人滑雪俱樂部的成員們則是通過半個多世紀的白手起家而建立起來的,而且營造了一種多代同堂的家庭經營的氛圍——遵循共同的傳統和建立終生的友誼,而且與活躍的社交生活聯繫在一起。其實,俱樂部成員擁有的房地産價值祇是俱樂部資産的一部分,由於其運作方式,還會帶來許多無形的價值。

彷如一幅冬季田園詩般的畫作,或是一張滑雪的老式照片:延綿雪山中一間從窗中透着閃爍光芒的小木屋,三三兩兩的大人和小孩在滑雪玩耍,羊毛衫、絨線帽以及老式卡雷拉護目鏡,歡聲笑語在空山飄雪中顯得格外清脆悠長……這就是安大略私人滑雪俱樂部的點滴寫照。

俱樂部的會員制度

概況說來,俱樂部的會員有三種:老會員、新會員和會員二代。

老會員也是創始成員,年齡通常已接近八、九十歲,數量在逐減。當他們進入會所時,大多數人都會恭敬歡迎。其中許多人都是行業龍頭如總裁、醫生、律師等,但不都如是,許多人在早期加入時口袋空空,他們只是單純的喜歡滑雪。

新會員其實是早在20世紀80年代就加入俱樂部的成員,但相對於創始會員,他們仍屬新會員。他們沒有祖輩成員折扣的快車可搭,必須是付全額加入俱樂部會員。可以是這樣理解:安省的滑雪場地非常有限,基礎設施如高速纜車、造雪機等價格昂貴。因此,私人俱樂部的入會費和年費(季票)逐漸升級。加上改進高速纜車、造雪機等基礎設施增加費、住宿及學雜費等成本,許多四口之家的會員指望每年滑雪成本能控制在2萬元以內。另外,會員中途退出或退休是不能出售會員資格的。

二代會員是創始會員們的後代,年齡從2050歲不等,有些人富裕,有些人在邊緣掙扎,有些介於兩者之間,但都是深愛著他們的私人俱樂部。他們在那裡聚會,最好的朋友也都在那裡,有些人甚至在那結婚。談論自己的俱樂部時,他們都會變得溫情脈脈,心底柔軟的一角被觸動。

現在,新手或是嘗試階段的成員正在踏入私人俱樂部的殿堂,他們先投入一筆合理費用看是否適合,而不必一下子砸進幾萬元的會員費卻發現不是自己想要的。這種嘗試會員隊伍在漸漸壯大,一般需要嘗試兩個季度才能決定是否成為正式會員。

對於很多私人滑雪俱樂部的會員來說,無論新老,他們都將那裡視為一片綠洲,或是人生中每年都必回一次的溫馨的「家」。他們在那裡聚會,最好的朋友也都在那裡,有些人甚至在那結婚。談論自己的俱樂部時,他們都會變得溫情脈脈,並觸動到心底最柔軟的角落。

 

廣告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