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林自駕遊 - 休倫湖畔三小港|編輯推薦|大紀元旅遊網
简体 | 正体
2020-08-03 | 星期一

夏林自駕遊 - 休倫湖畔三小港

Lake Huron的珍珠Bayfield, Goderich和Kincardine

Bayfield_Elaine.jpg

圖註:依林在金卡丁沙灘欣賞湖景

上次遊玩了安大略最南端伊利湖,意猶未盡。不久,好友依林又約我遊安大略最西端休倫湖Lake Huron。趁著暑氣未消,我們驅車兩個半小時到了休倫湖,沿著湖畔21號鄉村公路暢遊貝芙Bayfield、古德里奇Goderich和金卡丁Kincardine,領略了沙灘小鎮驚濤拍岸的震撼和休論日落的美景。

古德里奇Goderich龍捲風劫後風情

從多倫多驅車兩個半小時,我們首先到達了古德里奇。據說這兒只有8千人,但市中心卻很有氣勢。圓形的廣場、圍著廣場的酒店、商業樓、電影院和政府機構輻射型散射出去,有一種莊嚴和大氣。而向西南走5分鐘就到了平時靜悄悄週末人擠人的休倫湖灘。據說這兒工作機會很多,失業率只有2%左右,屬於工作找人那種。

當地的朋友在我們到達市中心不久之後來見我們,他先帶我們去了湖邊碼頭。那兒有一艘巨大的船停泊著,但是上面沒人。據說以前鹽業和鐵路發達時,這兒也有很多船,但現在鹽已經不需要鐵路和這種船運輸,所以只是擺在這兒讓人緬懷過去的。隨後我們參觀了一道曾經的鐵路橋,朋友說當年拆除鐵路時把所有的鐵路橋都毀掉了,只剩下這個橋當地人堅決不同意拆,所有保留了下來。

朋友還說若干年前,古德里奇經歷了一場巨大龍捲風,市中心很多建築被毀,後來按照原樣重建起來,所以是古老與新建建築混合,但是一般人看不出來。

牛鈴Cowbell享受美味和牛晚餐

傍晚時分,友人帶我們來到布萊斯(Blyth)村的牛鈴酒莊(Cowbell)吃晚飯。我心裡有點嘀咕:眼前的好餐館有的是,為什麼還要山長水遠地跑到一個似乎是農莊的地方吃飯。不過車開到那兒了,倒是眼前一亮,一大片莊稼田內,是一個開闊的平地,內中樹立著一棟嶄新的,古色古香的木樓和高大的不銹鋼酒窖,這就是新開張不到1個月的牛鈴酒莊(Cowbell)了。

在吃饭前,主人派了一个助手全面向我们介绍了这个花费8年时间才建成的集酿德国小麥啤酒,餐馆,游乐,宴会厅,音乐厅于一身的牛铃酒庄。这儿全面环保,入门处的甬道是地下加热,永不结冰的,所以冬天也不需要担心踩在冰上。怪不得要“8年磨一剑”,考虑非常周到。 

我们入座后,大家看着菜谱,不知点什么好。厨房的大厨走来,向我们建议,吃日本和牛晚餐(Wagyu Dinner)吧。他说,这里的和牛最后3个月都是用他们自酿的啤酒喂养的,独一无二。我们点头。一会儿他送来了两小串烤和牛肉做开胃小吃,一排是半熟的,一排是全熟的。饥肠辘辘的我拿起一块放入嘴中,又热又嫩又滑又香,真是太美味了。原来用德国啤酒喂养的和牛是这个味道!以后他又上了和牛煎蘑菇,和牛烧意大利粉,和牛小汉堡等等。我不喝酒,但当地友人点了他们的啤酒,据他说,非常香醇。我们痛痛快快地吃了一顿美味独特的和牛晚餐。 

圖:Joseph A. Gorzeman of JoeGo Photo & JoeGo Homes

貝芙Bayfield體驗震撼的休倫日落美景 

吃完飯後已經晚上8點多,天已經全黑了。我們在鄉村公路開車半小時到達了第三個目的地貝芙小鎮Bayfield,入住到朋友為我們訂的一家比加拿大還古老的小客棧Little Inn。 這是一家有維多利亞風格的酒店,門口有一顆巨大的柳樹,柳絲柔媚地垂下來遮住了門口,給酒店送來一陣陰涼。酒店給我們的房間是3樓的閣樓。我們進去後,有點像進入了迷宮,彎彎曲曲地找不到樓梯上去 ,(每次進出酒店都得迷一陣子路,象捉迷藏一樣)。而我們進入房間後,發現房間內還有一個閣樓,真是閣樓中的閣樓。 

第二天早上起來,忽然發現氣溫大降,又是烏雲又是冷風的。我們本來今天是要去看落日的。這下看來是要告吹了,不免有點失望。不過我們還是冒著狂風到了Bayfield 的港灣。港灣泊著很多遊艇,但都靜悄悄的,浪濤滾滾砸向堤岸。忽然,一駕游艇啟動了,向著風大浪大的湖面駛去。我們驚訝,這是何方勇士! 一會兒,遊艇越行越遠,變成了一個小黑點。還真有弄潮兒。

下午4点,突然阳光灿烂,晴空万里。于是在下午6点左右,我们与几位小青年坐着龙虾船在Bayfield的港口出海了。湖水被夕阳染成金色,小船在湖浪中颠簸着,也变成了金色。在浩瀚的烟波中,我们看着圆圆的太阳一点点地没入远方的湖水中,留下漫天彩霞,和我们对良辰美景的惊叹。

金卡丁Kincardine,休倫湖畔小蘇格蘭

沿著休倫湖畔21號鄉村公路北上,我們到達此次行程的第三個小鎮,休倫湖畔充滿蘇格蘭風情的金卡丁Kincardine。進入小鎮還沒有開到湖邊,就看到洶湧澎湃的湖水驚濤駭浪般拍打著,仿佛要從每一條小街湧向鬧市中心。怪不得小鎮被稱為世界衝浪之都,每年吸引世界各地衝浪愛好者前來衝浪與參賽。

不少華人都知道金卡丁的大名,因為它有最著名的布鲁斯核电站,小鎮八成的成年人都在核電站工作,薪酬豐厚福利良好,因此金卡丁比其它休倫小鎮顯得富裕。

小鎮最早的居民,據說是1848年搬來此地的苏格兰人Allan Camerom及英格兰人William Withers,為小镇帶來了浓浓的苏格兰风情。每年六月下旬到九月Labor Day的每周周六,全鎮居民傍晚出來與小镇蘇格蘭风笛乐队遊行表演,苏格兰风笛響徹大街小巷,與休伦日落美景合成小鎮最獨特的夏日風情。

我們泊好車前往沙灘,經過鎮中心街道等待綠燈時,被一陣陣哨子聲吸引,原來是一對老年夫妻駕著一輛很拉風的老爺車遊街亮相,每到燈口有遊客等待時就吹起響亮的哨子聲吸引大家注意,大家會很合作的揮手與拍掌歡呼。我不禁慨嘆這裡的民風純樸至此。

沙灘很熱鬧,遠近居民都來了,小孩滿沙灘跑,沒有人會擔心他們的安全問題。看著這人頭攢動的夏日小鎮,應該有不少像我們這種心懷艷羨的多倫多過客吧。

上網查詢休倫三港:

Goderich and Bayfield: https://www.ontarioswestcoast.ca//

Kincardine: https://visitkincardine.ca

 

廣告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