蒂明斯Timmins 冒險之夏 行者無疆|旅遊區推薦|大紀元旅遊網
简体 | 正体
2020-07-04 | 星期六

蒂明斯Timmins 冒險之夏 行者無疆

Rita-at-Pontoon.jpg

最初對北安省的關注,是源於一份對生命旅程的感懷——人生最好的旅行,就是在一個陌生的遠方,重拾一種久違的感動。一直覺得即便身處安省溫暖的南端,也應該跟隨北極光的足跡到北方去旅行;暫離睜眼即見的高樓闊路、開耳即聞的都市煩囂,找一處沉淨心靈之地,邂逅一些奇人軼事、拍一組值得珍藏的照片,為平白的生活添一段起伏的色彩。

很多人都誤認為北安省是片陌生荒蕪之地,但前年夏天在北安省腹地阿爾戈馬(Algoma)及「楓葉之城」蘇珊瑪麗(Sault Ste. Marie)的探奇之旅,讓我從此對它情有獨鍾,把這兩年夏秋最長的週末都安排給了它。北安省於我而言,就像一塊璞玉,疏遠於繁華,靜守著遠古的印記。有朋友曾讓我用一句話來形容它,我說,它就是「散落在北方的琥珀星辰」。

黃金城的冒險旅程

安省北部有個城市叫蒂明斯(Timmins),但它的存在,不要說新移民,連安省土生土長的本地人都未必知道。可是,如果你是加拿大鄉村音樂的粉絲,就一定會知道它是著名歌手Shania Twain的故鄉;如果你對冶金或採礦興趣濃厚,那一定知道這個素有「黃金城」美稱的城市。20世紀初,在開發北安省鐵路時,勘探隊在蒂明斯附近發現了金礦,淘金潮隨之而來,商人挪亞•蒂明斯將他的礦區及採礦工人聚集地命名為蒂明斯。去年夏天,我和兩個閨蜜就去探訪了這個城市及周邊。

 

「加拿大皮劃艇挑戰賽與音樂節」每年都在蒂明斯舉行,可想而知那裡是皮划艇運動的天堂。Grassy River以及它流經的高瀑布(High Falls),是蒂明斯兩個聞名的景點。Grassy River的其中一段河流尤其特別,可以說是皮划艇愛好者的必到之處,不僅是因為這段河域的起點就是高瀑布,相比起其它河域,它的引人之處更在於,穿越其中你能體驗到真正的原始之美和激動人心的旅程。

我們這次旅程的首站是位於蒂明斯西南部Kenogamissi湖邊的WildExodus豪華帳篷露營度假村。營地主人為我們安排的就是那段險峻的皮划艇冒險遊路線。一早起來,嚮導用皮卡車接上我們3人,車後拖上所有的皮划艇(Kayak)及救生設備,駛進通往高瀑布的道路後不多會兒,就鑽進了狹窄的原始森林小徑。小徑實際上是幾經車輪壓軋後闢出來的土路,兩旁恣意生長的樹枝不停地刮著車窗。我們就像一隊深入原始森林的探險隊,前方似乎充滿了未知和驚喜。

深入叢林約半小時後,皮卡在一小片樹木圈出的空地上停了下來。嚮導讓我們下車,每人拉著自己的划艇,沿著石塊突兀、枝杈橫生的狹窄小道向下走。因為小道崎嶇而陡峭,我們只能讓划艇在前蹭著路面滑下去,人在後面拉著,笨拙艱難地挪下去。嚮導卻如猴子般敏捷,拉艇像拉著條輕木板似的,噌噌幾下就下去了,看得我們直瞪眼。果然是專業啊!他笑著解釋,平均每2天他就要帶領探險者到此一趟。

隨著山路下到底,撥開樹叢,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湍急的Grassy River河面和激流而下的高瀑布就在眼前。大家都急不可待地跳上自己的皮划艇,順著瀑布的急流往下游划去。說是划,其實是順流而漂,而且船速很快,船槳實際上是用來控制方向甚至是幫助減緩速度的。開始時我很奇怪為什麼嚮導總是跟在我們後面,出發不多會兒就明白了。河面時窄時寬、時深時淺,隨時都有急轉彎,水底岩石密集。其實我們對皮划艇都已經非常有經驗了,但每個人都好幾次因為控制不了方向而被急流沖到岸邊,或擱淺在石頭堆裡無法抽身,那時就全靠嚮導把我們「解救」出來。因為水流很急,船根本沒有辦法往回划,所以嚮導一定要押後。

如果不小心落水或離開了皮划艇,那就只能仰身在水上,依借救生衣和水流向下游漂去,然後找回划艇,重新上船。我就有一次棄船撿落水的相機包,親身體驗了這個過程。整個經歷千言萬語只能用一個詞概括——驚險!同伴們也有差點被岸邊斜插出來的樹枝刮下水,或被急流衝翻船的險情。大家都感覺和激流漂筏(Rafting)也沒啥兩樣了。2個小時的船程我們花了2個半小時。所幸的是,大家最終都勝利到達目的地。雖然上岸時都感覺手酸背痛,飢腸轆轆,但都禁不住歡呼慶賀。

行千里回歸自然

中午的行程是坐快艇前往一個叫Post392的小島度假屋美餐一頓,途中也可盡享湖光美景。早上的嚮導也是快艇的船長,他邊開艇邊給我們介紹當地的背景以及所經之處的有趣故事。我們幾個剛從早上驚險刺激的運動後回過神來,沐浴在溫暖的陽光和清冽的湖風下,像午後的貓兒般慵散地靠在快艇舒適的沙發上,閨蜜們竟然打起盹來,給我偷拍了幾張留作收藏。

島上的度假屋果然與眾不同,寬大的木屋掩隱在樹叢中,屋內佈置古樸自然又溫暖暇意,屋主不但親切幽默,廚藝更是了得,從前菜到甜品都風味十足。如果不是要在傍晚前趕回我們在WildExodus的豪華帳篷房,明天還要一早出發趕往「極地白熊之城」,我真想在這留住一晚。在我們離島上船時,度假屋的狗狗都跑出來給我們送行,依依不捨只能期盼下次再見咯。

回程路上,嚮導告訴我們蒂明斯也是狩獵勝地,但為了保護生態和珍惜物種,當地對狩獵方式和皮毛交易控制得非常嚴格。他還在WildExodus附近的荒島上,給我們展示了當地人狩獵的工具和一些用以合法交易的皮毛。這些失去了溫暖體溫的皮毛雖美,但我心戚然。

回到住處,仰望帳篷外如絲絨綢緞般的夜空,竟然第一次看到如此清晰的銀河與北斗七星,而且近得彷彿伸手可觸。心中感慨,人生無論走得多遠,都在蒼穹造物主的看護之下;無論過得如何驚險刺激,最終也將回歸如初。

 

----------------------------------------------------------------------

安省也有北極熊

安省小鎮Cochrane素有「極地白熊之城」的稱號,從WildExodus 出發不到2小時就到了,在這裡我們可以參觀世界上最大的人造北極熊棲息地Polar Bear Habitat。

北極熊是一種在地球上生存了幾十萬年的古老動物,由於近些年的全球暖化以及人為造成的環境污染,讓北極熊面臨著絕種的危機。Cochrane小鎮擁有世界上最大的封閉式湖泊,並且可以提供一年中最多7個月的冰上環境,讓北極熊在最為貼近其自然生存的生態環境中健康成長、繁衍後代。

這裡的工作人員對北極熊都充滿了熱情,把它們當作自己的Baby來照顧。據他們介紹,館裡共有三隻北極熊,名字分別叫Ganuk、Henry 和Inukshuk。我們到達北極熊館時,那裡已經聚集了好些大人和孩子。其中一個小女孩很可愛,身著雪白的翻毛外套,頭戴北極熊毛帽,看來是專門為此程準備的。

透過整片的巨型落地玻璃,人們可以清楚地看到北極熊們的一舉一動,它們在陸地上的行動緩慢笨拙,扭著屁股,連轉身都有點吃力;但是一進水裡就大變身,時而如大魚般在水裡暢遊,時而敏捷靈活地嬉戲,甚至還將水里的皮球、水桶等玩具抱來推去 ,耍得不亦樂乎;嘴裡還不時「咕嚕咕嚕」地吐出一串串長長的泡泡。它們可是游泳健將,自由泳、仰泳樣樣精通,偶爾一個漂亮的落水或轉身,讓所有大人和孩子都為之歡呼雀躍。

在與館內水面相通的館外,還有一處專設的開放區域,讓人們,尤其是孩子們與北極熊互動。遊客們可以換上游泳衣,下到與北極熊僅一透明玻璃相隔的水池裡,與它們一起游泳。如此近距離接觸北極熊是不是很刺激?要知道它是陸地上最大的肉食動物,表面看上去憨厚可愛,不過不要被它的外表迷惑,其實它可是非常凶險的動物,人說「虎毒不食子」,但北極熊可不一樣。

告別了可愛的北極熊們已是中午時分,聽說附近有家當地的餐廳很有名,就準備去大快朵頤一番。幾經尋覓,終於找到了它。這家名叫The Ice Hut的餐廳從裡到外都透著邊陲小鎮的那種古樸低調的風韻。入座後在服務員的推薦下點了本店比較有特色的沙拉、雞翅和三明治,味道非常地道,尤其是我點的那道沙拉,酸甜爽口,讓人回味良久。對於點餐我有個小貼士,就是如果看了菜單卻不知道該點什麼,就直接向服務員詢要本店最有特色的菜,一般都不會錯啦。

------------------------------------------------------------------------------

皮划艇挑戰賽與音樂節

蒂明斯夏季最盛大的活動,就是一年一度的「加拿大皮劃艇挑戰賽與音樂節」(The Great Canadian Kayak Challenge and Festival)。音樂節持續三天,遺憾的是我們只能參加第一天的開幕式及第二天的半天賽事,然後就要啟程返回多倫多,欣慰的是即使是短暫的參與,也有意想不到的收穫。

從Cochrane回到蒂明斯已近黃昏,入住當地Hampton Inn by Hilton,因為這是最靠近皮划艇挑戰賽地點Participark公園的酒店。果然,在電梯時就碰到幾個身穿水上運動服裝,古銅色臉上還滴著汗的選手,他們說剛剛從酒店正對著的Grassy河練習皮划艇回來。

稍作整頓,我們就步行前往Participark公園參加開幕式。黃昏時分,走在異鄉的路上,夕陽照在我們身上,在古老陌生的街道上留下長長的身影,感覺很奇妙。各式的當地小商鋪、酒館已經關了門,經常看到有原住民標飾的小房子,讓人不禁遐想裡面的擺設,以及主人在這樣一個邊城小鎮的日常生活。

到達Participark公園,音樂會已經開始,看台上聚滿了晚飯後拖家帶口前來的當地居民,他們互相親切地打招呼,竟然大部分的居民在以法語交談;台上歌手在強勁的音樂節奏下熱情獻唱,居然唱的也是法語歌。幸好同行的閨蜜懂法語,給我們翻譯了歌詞內容。回到酒店後我們諮詢了酒店經理,原來蒂明斯很多居民是法國後裔,他們的祖先從法國來到蒂明斯採礦,所以法語成為了當地的主要日常語言。

次日我們起了個大早,因為要趕在6點前到達Participark公園河邊,參加原住民主持的日出儀式(Sun Rise Ceremony)。我們到達時篝火已經燃起,大家坐在椅子上圍成一圈。主持人是一對原住民夫婦,專程從曼尼圖林島前來。原住民文化是尊重自然,並與之休戚與共,對自然屆的變化有著獨特而深刻的領悟力。主持人講的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他說了陽光與過去相比,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他小時候在甲板上曬一天的太陽,皮膚呈現的是健康的古銅色,不需要任何防曬霜;不久前在渥太華參加活得,在室外逗留了才20鐘,皮膚就被曬得脫皮。然後他的妻子介紹了水流對於生命的意義。她說,現代人把河流切斷了造水壩,就影響了與河流相依為命的人們的生存和文化的傳承。他們會經常反思自己,並嘗試重新與神對話。我發現原來原住民理念和文化,與中國古代文化有如此多的相似之處。

日出儀式結束後,天色大亮,音樂響起、集市開放、皮划艇競賽也開始了第二天的賽事。各方遊客和選手紛湧而至,公園裡突然間熱鬧了起來。集市上我們看到了很多有民族特色的首飾和精緻的手工藝品,讓人愛不釋手。原住民搭起傳統的巨大帳篷供遊客參觀,裡面的擺設和陳列品充滿原住民風情。公園靠近河流的地區是選手們進行比賽的地區。開始以為這種比賽都是年輕人參加,後來才發現選手年齡跨越很大,並且他們參予的意識比競技的意識更強——無論是第一名還是最後一名,人們都為之歡呼。他們不僅為選手歡呼,還為這個夏日的時光歡呼、為加拿大傳統的文化歡呼、為這片多元文化的土地歡呼。

 

 

 

廣告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