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bble Beach Resort 喬治亞灣之“ 天寒白屋暖 風雪夜歸人”|度假故事|大紀元旅遊網
简体 | 正体
2020-10-27 | 星期二

Cobble Beach Resort 喬治亞灣之“ 天寒白屋暖 風雪夜歸人”

Shot-6_007674_final_SML.jpg

文/謝依林 圖:Cobble Beach Resort

新年過後,天氣一天比一天冷,感覺加拿大的天氣終於恢復正常了,因為整個十二月份天氣溫暖得讓人心裏沒有了底。尤其十二月中旬驅車經過一個高爾夫球場,透過緊閉的鐵門門縫,看到裡面依然綠草如茵、蒼松翠綠的樣子,讓人馬上有攜帶球具、翻牆進去揮桿的衝動。

一月下旬一個寒冷的週四,與同伴驅車來到北部喬治亞灣沿岸的歐文桑德市(Owen Sound)辦事。午後天色變得陰沉,同伴擡頭看了看天空後笑著說:「怎麼剛剛過了正午就接近黃昏了?」不料打火熱車時候,車窗前就有一朵雪花飄落,接著兩朵、三朵……接著就是鵝毛大雪。一會兒功夫,小城就被雪花覆蓋,街道變得寂靜冷清。

小車在喬治亞灣岸邊公路上平穩跑著,兩旁高大的樹木都已掛上厚重潔白的新鮮雪花,十幾分鐘後,微弱的車頭燈照到了右前方Cobble Beach的石牌——我們今晚投宿的旅館。車子小心翼翼的拐進去後,發現進入了一個寬廣的白雪世界,不遠處喬治亞灣白茫茫一片,已經分不清岸邊與湖水,天地彷彿都被凍住了,唯有漫天大雪紛紛颺颺、暢快淋漓地下著。

車道已經鏟過雪,車子在彎彎曲曲的車道上行駛。天色還沒有完全黑,昏黃的路燈顯得昏暗, 北風吹雪拍打著車窗,雨撥已經飛快撥打前窗的雪花,前方的能見度依然低,試圖搖下車窗看清楚,雪花就迫不及待地鑽了進來。迷茫間,同伴看到遠處一幢白色樓房散發的柔和燈光,彷彿近在咫尺又遠在天邊。車子又拐了一個彎,這幢白色樓房就矗立在路盡頭,我倆一陣歡呼,一路提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泊車場並不遠,但是提著大包小包行李走在雪地上還是有點吃力。我們氣喘吁吁的來到大樓門口,跺乾靴子上的雪後推門而進,馬上被一屋子的暖意所包圍。寒冷與風雪被阻隔在門外,裡面是乾淨和乾燥的木地面,柔軟舒適的沙發和茶几,溫馨華麗的走廊和擺設,輕鬆緩慢的音樂縈繞在耳邊。我們這兩個已在荒郊公路上漂泊了大半天的旅者,真有股「風雪夜歸人」的溫暖和踏實。

我趁著辦入住手續的間隙環顧了四周,牆上掛著巨大的Cobble Beach夏天照片——蔚藍的喬治亞灣湖水、白色的沙灘、碧綠的高爾夫球場、白色的燈塔以及這座別緻優美的三層樓高的白房子,彷彿置身於天涯海角。此時此刻,外面的飄雪彷彿已經停止,心想明早若是晴天,一定要好好欣賞冰雪覆蓋的Cobble Beach另一番美景。

管理人員交給我們一把沉甸甸鐵鑰匙,曾在酒店工作過的同伴把弄了一下說:「這是一把最傳統和最安全的鑰匙。」這時Cobble Beach的女主人剛好經過,聽到後笑著說:「不用擔心,這裏即使不鎖門也會非常安全。」我和同伴登時不好意思起來。

這所精緻的會所別墅總共有11個房間,各賦其名。我們入住房間名叫「藍色蒼鷺」(The Blue Heron),是個雙層的頂級閣樓套房(Luxury Loft Suite),主樓層擺放著寬敞的雙人床和超大的豪華實木書桌,皮椅、平板電視、自動咖啡機,全套豪華衛浴間內有雙人盥洗池、淋浴間、 按摩浴缸及休息室。閣樓擺放寬敞雙人床,同伴選擇睡在閣樓上,覺得很新鮮有趣。

安頓了當,我們下樓來到Sweetwater餐廳用餐,選了一張靠窗的餐桌,享用美味的例湯和主盤後,我們都覺得很飽,吃不下甜品了,于是在靠近壁爐的椅子上喝茶聊天,壁爐的火苗熊熊燃燒,我們分享各自喜愛的與聖誕新年有關的童話故事,我最喜愛的依然是「賣火柴的小女孩」,雖然不像古人般挑燭夜談,卻也很有情調。夜深人靜,回到房間後,一天的勞碌奔波讓我們很快進入夢鄉。

次日天色大好,晴空萬里,早餐後我們換上雪鞋,出門踏雪遠足。陽光下的Cobble Beach如晶瑩剔透的冰雪世界,在耀眼溫暖的冬陽下更顯得潔淨。白色的燈塔是地標性建築,如媜靜少女眺望無垠的喬治亞灣。雪地上留下了鳥爪痕跡,可能是早起的鳥兒琢食枯萎了的樹幹上鮮紅的不知名果子。我攀爬上一塊岩石,想往更遠處眺望,結果一個不小心摔下來,躺在軟綿綿的雪地上,不覺疼也不覺冷。本想遠足至樹林深處,然而入口處埋沒在厚厚的白雪裡,無從進入,只好離開,這是此次行程中唯一的小遺憾。

人們熟悉Cobble Beach夏天的美麗,卻不一定體驗過其冬日之美。我們則反串一下,先從冬天入門,等到夏季來臨,喬治亞灣清涼透徹的風吹過時,再回來體驗它的不同風貌。

 

廣告



您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