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水繁星之間 —阿崗昆的野外露營|露營故事|大紀元旅遊網
简体 | 正体
2018-10-19 | 星期五

碧水繁星之間 —阿崗昆的野外露營

阿崗昆 野外露營 camping, algonquin, Canoe

IMG_0969.jpg

在曼妙鄉村音樂的伴隨下,車子從400一路向北,再到Hwy 60,我們穿過Huntsville小鎮古典的紅磚房和熙熙攘攘的窄巷,又在綿連起伏的山路上前行。兩旁如巨人之牙籤般聳入雲霄的樹木擦肩而過,鑲點其間的是閒遊覓食的牧馬和野鹿。在這樣一個寧靜和諧的早晨,我們駛進了Algonquin Park露營區。
循著公路旁帶有詳盡說明的指示牌行駛,就到了Algonquin Park的獨木舟註冊中心。這裡早已聚集了眾多露營愛好者和期望樂享天倫的家庭,還有暑期來集體體驗野外生活的興奮的孩子們。
站在中心門口,眼前就是開闊的湖面,粼粼的湖水反射着淺藍的天光,一直延伸到遠處天邊,融為一體。此情此景,讓長久對視電腦、長途顛簸旅行的我們疲憊頓消。湖岸上整齊排列著各式各樣的Canoe和Kayak,活力四射的工作人員穿梭其間,連露營的孩子們都在熟稔地準備裝備。對於我們這些生手來說,這兩天一夜該會有怎樣的故事呢?
早已聽聞Algonquin盛產「好客」的花腳大蚊子,果然還沒上船,同伴Brian就已經被熱情「招待」了,即使噴上了防蚊劑的他,一路也彷彿在不受控制地狂跳街舞,手舞足蹈地各種連轟帶打。我不懷好意地和Jean笑言,他一定是蚊子們最愛的「極品唐僧肉」,晚上只要把他掛在樹上,其他人就可以睡個安穩覺了!
我們選擇的是3人露營豪華套餐,所以除了換洗衣服和個人用品外,幾乎不用帶任何東西,大到帳篷、睡袋、防潮墊,小到電池、打火機、防蚊劑、防水地圖和餐具,營地都為我們準備齊全了,甚至連3個1公升的水壺都細心地灌滿了飲用水,一個結實的大塑料桶裡裝滿了包括冷凍牛排在內的各種食材,足夠我們兩天一夜的旅程。
幫我們登記和準備露營裝備的陽光小哥,向我們耐心地展示了所有裝備。打包完畢已到中午時分,小帥哥幫我們把Canoe扛到碼頭邊,然後給我們講解該如何划槳、轉向以及控制船體,又熟練地幫我們把所有裝備和背包按照船體的平衡依次放上Canoe。他安排Brian作為領航員坐在船尾,負責指引和控制方向;我坐在中部,Jean則在船頭負責主力划槳。

 


開往城市之邊-遠離塵囂


一切準備就緒後,終於上路了,我們在湖上一番笨拙的划槳之後,三人終於開始摸索出如何配合彼此的節奏了,Canoe自然也就平穩地在湖面上快速滑行。柔和的微風將平靜的湖面吹出層層漣漪、兩岸高聳的松樹將深黛的側影投射在岸邊的水面,偶有潛鳥閒游,淺灘處更有柔嫩的水草或片片隨波蕩漾的睡蓮在悄然開放,這種暇意讓我常常忘了划槳。


划過一半的路程,最初的新鮮感過了,大家速度明顯慢了下來。調皮的Jean故意左右晃動著身子,帶動著小船也隨著搖來晃去,此時正好有快艇快速的掠過水面,帶來的層層浪湧讓我們的Canoe上下顛簸不已,這下真把我們嚇壞了,翻到水里可不是好玩的。


出發約一個小時後,我們進入了Joe Lake水域。兩岸漸漸收緊成一條狹長的水道,水面比之前更加平靜。由於湖水在此被一個小型水壩隔開,需要步行穿越這片樹叢到水壩另一側繼續航行。我們隨即跳下船並將行裝卸到岸邊。打開裝滿食物的大塑料桶,裡面彷彿是聚寶盆一般,從三明治、水果、營養谷麥棒到堅果應有盡有;保溫袋裡還有冷凍牛排、雞蛋、培根、黃油以及各類調味品!匆匆吃完三明治和巧克力餅乾,我們決定把最後一塊餅乾獎勵給Brian,因為之後他需要肩負起扛Canoe的重任。這種Canoe 是由超輕的玻璃纖維材質製成,中間有木質的座位和加固骨架,Brian雖然精壯有餘但仍略顯單薄,真有點擔心他是否能一人扛起這條有5米長的3人Canoe。
做了幾次嘗試後,Brian終於將Canoe成功扛在肩頭,穿過樹林向另一側湖岸走去,Jean則背起我們的背囊跟在他身後,我先留在原地看管剩下的物品。在蚊子群的狂轟濫炸中幾乎等了一個世紀之久,終於又看到他們的身影,大家連扛帶背地把剩下的物品搬運到Canoe上,開始了第二段行程。



尋找露營之所-野外安家


時間已經指向下午2點,陽光開始熱辣辣地在頭頂躁動。Joe Lake 的水面依然寬廣,岸邊參天的樹木隨處可見,有些甚至深入湖面之下。划得胳膊脫力時,我悄悄放下槳將發熱的手掌浸入湖水,泌人心脾的溫度讓人精神一震。Brian提醒我們要特別留意樹叢間橘色的營地標誌,大家都努力睜大眼睛往兩岸搜索,後悔怎麼沒把望遠鏡帶來。經過了將近2個多小時的划船,我們苦尋已久的標誌終於出現在臨湖的樹幹上,終於可以靠岸了。
這個營地背靠一片坡度很大的高地,四周是高大的松木和樺木林。開始西斜的陽光穿過密實的樹葉灑下點點光斑,地面上覆蓋了厚厚的落葉,空地上有個石塊堆起的簡易火塘,裡面還有沒燒完的半塊木柴。我開始想像那些站在高處突出岩石上的狼群正在俯視它們的領地,說不定今晚就會前來拜訪哦。哎,古人「葉公好龍」,我這個「好狼的葉婆」也就胡思亂想而已,早在登記處小帥哥就拍胸脯保證過這片林區不會有狼群活動。
Brian將船牢固地系在岸邊的樹上,我們卸下所有的物品開始紮營。小小巡查之後我們決定將4人方錐形簡易帳篷搭在幾棵大樹的中間,雖說簡易,也耗費了我們一會功夫才研究清楚它的架構:5根支撐骨架和2根輔助竿用來撐起兩邊的「門」和「窗」,內層是附帶防蚊網的白色拉鍊帳篷,外層是綠色的防雨布。我們用了半小時才從各種嘗試中摸索出門道,要不是大家嘻嘻哈哈互相鼓勵,估計晚上我們都要露天餵蚊子了。


搞定了安身之處,Brian開始著手生營火。營地為我們提供了充足的樺木劈柴,我們只需要就地尋找引火的物品將營火點燃就行,Jean和我在帳篷附近盡可能地收集了各種乾枯的松針松果、樺樹皮、乾苔蘚之類的東西堆在火塘裡,Brian拿出第一大露營神器——電池驅動的小風扇——這可是個點火的絕佳神器,好幾次要熄滅的火種在這簡易鼓風機的作用下又頑強地燃燒起來。
我拉著Jean想順道去看看營地的衛生間在哪裡,沿著岸邊小路向密林深入,光線由於樹葉的遮擋已經越來越暗,我一手驅蚊劑一手胡椒噴霧在前面探路——登記處有專門和我們提過附近有黑熊出沒的記錄,雖然不確定一定在我們這側的湖岸——誰讓我是永遠安全第一的處女座呢!
驅蚊劑似摩西分開紅海的法杖般驅散暗影裡密集的蚊群,終於在離岸邊約20米的一塊空地盡頭找到了一個木頭盒子,我將胡椒噴霧交給Jean,方便的同時手舞足蹈地驅趕身邊的蚊子軍團——隨後聽說即使身著特殊防蚊網的Brian也難以倖免,渾身奇癢地躲起來擦第二個露營神器——老虎油Tiger Balm。
回到營地後我將平底鍋架在便攜氣爐上,開始做今晚的主菜:煎牛排。 營地準備的小氣爐相當給力, Jean還很有遠見地帶了紅酒,可以想像即將出爐的將是大廚級的牛排!


傍晚7點,西沉的太陽將天空染出深深淺淺的橘色,從我的「廚房」望去,整個湖面盡收眼底,附近其他的營火也伴隨着冉冉炊煙相繼點燃,微風輕撫面頰一掃暑熱,空氣中傳來樺木燃燒時特有的清香。
在黃油和紅酒的飄香中,配上手機裡的法文曲《Je mefais des idées 》,瞬間彷彿被帶到歐洲那充滿陽光、野餐和薰衣草香的國度,就著簡陋的刀叉餐具,我們也如享用奢華法餐般細品紅酒牛排的香醇。望著夕陽下的美景,輕嘆一聲:此樂何及!


追尋靜夜之舞-滿目繁星


太陽一點點退到地平線以下,陣陣歡笑聲從湖對岸傳來,我們也漸漸被低垂的暮靄籠罩,青灰的天幕邊有星星開始閃耀。


晚上10點,天色已暗、氣溫驟減,我們圍在火塘邊喝完熱乎乎的番茄芹菜湯,開始收拾清理餐具。地平線附近有兩顆明亮的小點在閃爍,對照著手機裡的露營第三大神器——「Star walk 2」尋星軟件,我興奮地指給同伴們看:左邊那顆是閃爍光芒的金星、右邊需用眼角的餘光才能察覺的是土星……在遠離塵囂的野外最真實地接觸這些遙遠星球,沒有了城市燈光的干擾,每顆星都在我們頭頂肆意地閃爍,其中最顯眼的是北斗七星,從遙遠之處放射出的光芒,一如啟蒙之初為無數先人和遠行者指示方向,幾千萬年來從未改變,然而終有一天它們會無聲無息消失在宇宙天幕中。雖然世界萬物莫不如此,但只要曾經奮力閃爍,便會留下痕跡。


洗簌完畢已經接近午夜,為防止熊半夜飢不擇食地摸上營地,我們把所有帶有氣味的物品包括牙膏、護膚品等都收進了食品桶,接下來需要把桶吊到遠離帳篷、離地4米,距樹幹2米的樹枝上。打包不是難事,可把桶吊上樹則讓人頭疼。幾次失敗後,Brian掏出第四大露營神器——備用降落傘繩索,將餐具和食品分別吊起。當時針指向午夜2點時,我們終於可以休息了。
雖然鑽進了睡袋,我一直擔心是否會有熊來造訪我們的營地。我知道Jean一定累壞了,她一躺下就發出了沉重的呼吸聲,我雖然眼睛早已閉上,卻總覺得聽到熊一般的喘息聲在帳篷附近盤桓,隨著抵抗不住的睏意,那迷一般的聲音也漸漸消失。


踏上回歸之路-心存感恩


再次醒來時天色已大亮,Brian已經鑽出帳篷開始升起營火,帳篷外氣溫還很低,鏡子一般的湖面上飄散著輕薄的晨霧,我們開始洗漱和清理帳篷。收拾的同時我們還討論了昨晚那可疑的熊喘息聲,我們三人都分別認定另外兩人半夜打呼嚕如同熊吼,看來就算果真有熊來到營地也會被我們此起彼伏的呼嚕聲嚇跑了!不過Brian和Jean都被小動物在帳篷邊跑來跑去的聲音弄得頻頻醒來。


Brian坐在營火邊,儼然一副大廚模樣準備早飯——美味的法式吐司和培根。事實證明這樣能量豐富的一頓早餐一點也不過份,因為接下來我們要照昨天的來路原途返回。再次上路時我們已經駕輕就熟,揮別僅有一夜之緣的營地,在心底默默感謝這溫柔包容我們這些外來者的自然天地。野外露營,只要你擁有一顆年輕並不失好奇的心,足夠多的防蚊劑和老虎油,不論身在何處都可以一往無前。

廣告



您可能感興趣